天蓝的青空犹如那奉华款的汝窑,纯纯的蓝毫无半点的瑕疵。那凝结在空中的云就像是汝窑盘子下面的支钉。宛若那撑天的不周山托举着整个苍穹。

    污染极少视野极广,一座座巍峨的山峰在极目尽头中好似那一只只慢慢爬行在洪荒世界的史前巨兽。

    在西方的那一面天地下,一朵朵的独立的白云如同一尊尊值日的六丁六甲。肃穆垂立,拱卫着那天宫。

    没一会。阳光从姿态各异的云朵中冒将出来,霎时间西边半边天便自被那金光笼罩。半个天地化作一片氤氲仙境。

    六丁六甲的值日功曹金渐渐消散。而一尊盖过亿万里的金甲天神在这一刻慢慢站起,伸开千万里长的坚实手臂将一片仙山捧在手心。

    那一幕的玄异异境就算远隔二十公里外也能清楚的感受得到他那摄魂夺魄令人感慨赞叹的强大气场。

    这,就是道门祖庭龙虎山。

    神州最大的一个传奇。

    无论这片花花江山如果变幻大王旗,一千八百年来,这座山,却是只属于一个家族。

    就像是那北边的衍圣公的庙宇,都是旷古传奇。

    翻遍世界史书,能跟那些一千年两千甚至三千年神话传说人物比肩而丝毫不狲色的,唯独神州一张一孔。

    所有旷古烁今的帝王,在他们面前,都是烟云流浮云散的生命过客。

    ”铁打的孔张,流水的帝王。”

    如果没有福泽深厚的庇佑,没有立德立功立言的盖世功德,这两个家族早就消失在茫茫历史长河之中。

    这也不难解释。当初最后一位大成至圣仙师衍圣公出生的时候,就连北洋徐世昌都派人天鲁省的大都督去坐镇,甚至还有一帮子特勤看守医院。

    神州,自古以来,讲的就是传承。

    除去张家孔家之外,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家族。他们的祖先跟周武王属于同一个年代。也曾经创立了最伟大的帝国,到后来帝国被灭,他们随波逐流流浪千年受尽屈辱压迫和屠戮。

    这个人叫大卫王。希伯来人的英雄,圣经上曾经留下他极度传奇的事迹。

    他的后代。叫圣罗。

    难得一见的美景被收录在手机中,金锋默默地将视线从遥远的看不见的雷公山收了回来。

    从曾子墨手里接过一块黑不溜秋的黑片塞进嘴里,一阵阵香辣香甜的传入舌尖,让金锋微微皱眉。

    ”不好吃?”

    金锋摇摇头:”不正宗!”

    这是本地最有名的茄子干,口感很丰富,却是没有了曾经的味道。

    午后的阳光正是最毒辣的时候,但在龙虎山本地却是一片繁华。

    每一条街道都被龙虎山一千八百年开山大会的广告牌子和铺天盖地的标语所占据。

    仿古的街道中更是随处可见道门的印记。天师豆腐、天师八卦菜、上清小吃、天师斋菜、天师丧葬一条龙、天师药铺、甚至还有天师算命、天师开光、天师加持、天师风水??

    就连最罕见的天师符箓也赫然在夹在其中。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有着龙虎山这座金字招牌,本地的旅游业也是红红火火,更是套路满满。

    ”老板。找到了。他??”

    ”嗯。别让他丢了。其他的别管。”

    ”是!”

    曾经跟金锋赛跑保持三圈不落后的徐增红此时此刻露出一抹从未有过的激动。摁着无线耳麦,嘴唇轻动间,几条人影在仿古街一闪而逝,迅速消失不见。

    听到这话,几个女孩压在心头上的那块大石头。迫不及待的走进仿古街。

    下午四点多正是生意最冷清的时候,小小的仿古街中赫然出现了最神奇的一幕。

    家家的店铺全都开着,却是不见有人守门守店。

    而在仿古街中间一家门脸前头却是围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男女老少。出奇一致的张着大嘴瞪直眼睛而且还手搭凉棚直勾勾盯着店铺内。

    ”我操。真他妈能吃啊。这都吃了多少个了?”

    ”至少四十个了。柳家连昨天剩下的存货都给拿出来了。”

    ”他妈的。你说,他那个真是金子么?”

    ”废话。柳家女儿婆家就是开金店的。金子都还能认错了?!”

    ”这不是他妈的发财了啊。一块一斤重的金镯子,那得买多少个卤猪蹄呀?我的老仙人。”

    ”嗳,你们说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废话。你没闻着他身上那一身的钢碳味么?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正常人会不洗澡么?”

    ”那也不一定。有的土老肥就这个嗜好。”

    ”你们说这土壕该不会是龙虎山里边跑出来的吧。你看他那一身的金子,就跟金甲神将似的。”

    ”巡捕来了。巡捕来了??”

    整条仿古街的人都围在那名叫柳卤香的店面外好奇的打量着,在店子的对面。曾子墨和梵青竹端着新榨的果汁默默看着对方,都露出一抹苦涩的担忧。

    没两分钟巡捕的电瓶车开进仿古街。围聚在店门口的人群顿时散了开去。

    一下子,柳卤香内的情况尽收眼底。顿时间,一幕金光对着阳光反射出来,当即之下巡捕们立刻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的时候,所有的巡捕都惊呆了。

    在正对着大门的桌子上,一坨人形的金佛就这么大马金刀的端坐在那里。嘴里狠狠啃着蜡黄色的卤猪蹄。

    下午的阳光正正直直的射在那金人身上,金光灿烂金光耀眼直把几个巡捕刺得眼睛都睁不开。

    在毒刺般的阳光照耀下。并不大的柳卤香被那金人照得金碧辉煌宛若皇宫一般富丽堂皇。

    直到巡捕们戴上墨镜进入门店夺过那刺瞎人双眼的犀利金光金剑之后这才看清楚了那尊人形金佛的庐山真面目。

    一瞬间,巡捕们全都被震慑到了,也全都被吓着了。

    那是一个坐的金人。

    准确的来说,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穿着稀烂的如同民工一般的普通男子。

    只是这个人的身上,却是披着一层厚厚的黄金铠甲。

    从头到脚,一身黄金,满身金黄!亮瞎无数人的狗眼。

    这一刻,站在窄窄街道对面的梵青竹手中的冷饮直接掉在地上。

    这一刻,曾子墨鼓起的小嘴也合不拢,震撼当场。

    那男子头上戴着一顶纯金镂空的金冠。

    那金冠的造型就跟电视电影里儒雅书生们戴着的头冠差不离。要跟万历皇帝陵墓起出来的那顶金丝翼善冠几乎无二。

    只是这顶金冠后面并没有那两只折角的长耳朵,而是缀编者一片片的片帛。片帛的两边还有两根打火机宽度的纯金丝编织的软带。

    毫无疑问,这些片帛都是纯金金片做的。

    镂空的金冠造型之精美,工艺之精湛,尤其是金冠下面的全口,更是用的三公分宽度的金片做圈,奢侈奢华到了极致。

    若是罗挺之类的老货们在这里的话,绝对会惊呼尖叫:”雷巾!”

    这金冠,真名叫做雷巾。在古书里属于逍遥巾和儒巾的结合体。属于道士用的软帽。

    迄今为止,只有在明代王圻《三才图会.衣服》中有过图画介绍。并没有任何实物的出土记录。

    雷巾也属于道门九巾中的一种。在清代中叶道士闵小艮的《清规玄妙说》里有详细的记录。

    这个雷巾冠用的是超厚的双层金丝编纂,用料十足。光是那金冠的金片圈就惊世骇俗,还有金冠后面的片帛以及缀编的两根金丝飘带,不仅够亮,也足够的重。

    跟历史上记载的雷巾冠不同的是,在这个雷巾冠上嵌着一个大大的古小纂的道字。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捡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金元宝本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元宝本尊并收藏捡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