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如此寂静。

    仿佛所有的喧嚣都被这一滴细微如尘的血珠压制住了,苏南秀的眼眸也沾染了这滴血珠的颜色,凝聚出了一轮血月的光芒在瞳孔中晃动着。

    苏南秀身体轻轻一颤,回过头去,只见身后的密林那丛丛树枝竟然抽搐似的扭曲着,挣扎着生长出蔓藤一般瘦长的枝,那狂舞的模样让人想起了在夜店舞池里披头散发状若癫狂的男男女女。

    枝叶分开,遥远的一轮月竟然还没有完全沉入山后,在苏南秀的眼里,那轮月仿佛也沾染了血的颜色似的,仿佛一只通红的大眼珠子悬挂在天空中。

    苏南秀感觉应该是自己的视觉受到了干扰,眼前的刘长安倒是能够清清楚楚看到他的模样。

    他依然神情平淡,仿佛只是在做什么微不足道的寻常事情,沉默地看着那粒血珠。

    苏南秀已经明白了刘长安的做法,他是在用这粒血珠蕴含着的生机血气吸引那些变异生物。

    这些变异生物并没有进化出智慧,它们在变异之后本能地渴望再次进化,而它们在接触到刘长安以后,那种对于刘长安身上的生机血气的渴望甚至会让它们狂暴而丧失野兽的敏锐直觉……罔顾刘长安作为赋予它们变异能力的进化之主,对他发起了袭击。

    那湘江边上的野猪,还有刚才那湖中的草鱼,都是基于同样的原因,不顾一切地要对刘长安发动袭击,就像西天路上闻着唐僧肉味道的妖怪。

    只是刘长安可比手无缚鸡之力的唐僧要难对付多了。

    现在刘长安主动释放出蕴含着更加丰沛血气精元的血珠,那些变异生物哪里按捺得住?自然会一拥而至,然后被刘长安一网打尽。

    苏南秀的头脑依然保持着清醒的状态在分析问题,但是当她再次回过神来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靠近刘长安,她感觉到了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在沸腾,在疯狂地流转着,体内的每一个部分的脏器,都格外的活跃而近乎狂暴,她的小腹中产生了一阵阵的痉挛,苏南秀瞬间明白了这一种本能……这是她作为雌性,感觉到了可以和自己繁衍下一代的雄性时,本能的蠢蠢欲动。

    科学的分析或许会因为欠缺某些考虑而不符合实际,但是本能不会……就像生殖隔离的表现中,叫声不同的蟋蟀哪怕表面上长得一模一样,都不会对彼此有交配的欲望。

    她依然有着女性的繁殖能力,而这种能力在这时候觉醒了,这是苏南秀前所未有的感觉。

    这是她的身体本能在告诉她,她所提出的只有她这样的身体才能承担起和刘长安繁衍后代的理论,是正确的。

    一定是这样。

    苏南秀笑了起来,犹如夜莺歌声一般动听的笑声,只是在红月之下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邪魅魔幻的感觉。

    她的身体出现了变化,那白嫩如藕的手臂多了一些丰润,纤细的双腿拉的更长,却填充了更多脂肉,盈盈一握的腰肢和翘挺的臀线也变得成熟起来,有了惊人的绵软有了惊人的弹性,而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上衣炸裂开来,在月光下绽放出惊人的一抹炫光,犹如寂静的天空中唯有一轮满月投影的皑皑雪山。

    苏南秀依然笑着,步履轻摇,她想起了那个夜晚,似乎也是如此的情景,她的脑子清醒地知道现在的状况,但是身体和冲动的欲望却完全不受控制。

    “竹君棠的是幻觉,没有想到你的状况倒是真实的。”刘长安记得竹君棠曾经说过,那天晚上她拥有了大胸胸,还因为没有美梦成真而伤心欲绝,差点在地上打滚。

    说完,刘长安一巴掌就打算把苏南秀放倒,只是手掌靠近她天鹅一般骄傲的脖颈时,刘长安收回了手掌,眼睛左右看了看,迅速将那滴血珠吞了回去。

    苏南秀那魅惑摇曳的身姿停了下来,似乎终于夺回了身体控制权似的踉跄了几步,然后面颊赤红地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身体重要部位。

    刘长安也不管她了,因为他真正想要吸引,想要魅惑,想要让它们冲动的难以自已的对象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一条蛇,一头野猪,一左一右地来到了龙王庙废址的两端。

    蛇是巨蛇,通体白色。

    刘长安不久前才想到过白娘子,只是眼前的这条白蛇,无论如何都没有白娘子的娴静优雅气质,那通体雪白覆盖的蛇鳞上,还沾染着血迹和污垢,盘踞的长蛇身中断鼓起来,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动物的尸身在其中等着被消化。

    最引人瞩目的是,蛇头上长出了两个灰白的角,其实长角的蛇类在世间并不算太稀罕,只是躲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难以被世人捕捉到身形罢了。

    刘长安轻声叹息,长得真像龙啊,本来光凭这一点可以饶它一命的。

    只是这条蛇的头部实在太过于怪异,蛇眼竟然没有像寻常爬行动物一样分居于两旁,而是集中在了前端并排。

    蛇眼上更是一左一右的两排蛇鳞颜色略深,仿佛眉毛似的,整个蛇头看起来便像一个面相阴柔削瘦的女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森森诡异之感。

    至于那头野猪,倒是和上次被刘长安杀了的那头没有多少区别,只是变异的体格格外健壮而已。

    这一次不一样的是,无论是蛇还是野猪,都没有马上袭击刘长安了,刘长安能够感觉到它们在彼此警惕对方。

    这就是一个稳固的三角形状态,蛇警惕着猪和刘长安,猪警惕着蛇和刘长安,刘长安警惕着……不对,他没有警惕任何小动物。

    于是刘长安也不管蛇和猪认为是三角状态,先直接冲向了野猪,一拳砸在了野猪的脑门上,让它一命呜呼。

    野猪庞大的体型刚刚倒下,刘长安感觉到后背阵阵阴风带着强烈的血腥味袭来,要是普通人闻到这种味道,只怕会头晕目眩呕吐不止了。

    刘长安身形横移,一道黑色的毒液和他擦身而过,落在了那头野猪身上。

    这些毒液竟然有极强的腐蚀能力,野猪皮被烧出臭味,然后皮开肉绽,显露出里边血红的鲜肉出来。

    不能吃了。

    蛇类本就是极其有耐心有会抓住时机的猎手,趁着刘长安后背暴露,这家伙居然就发起了袭击,也是出乎刘长安的意料。

    一击不中,白蛇游走了几步,抬高了头颅,那张像极了人类女性蛇蝎脸庞气质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表情似的,猛地又是一张嘴,朝着刘长安喷射出了又一道毒液。

    这种味道实在不好闻,刘长安闪避开来,蛇毒落在一丛茅草上,瞬间腐蚀的草叶成灰,仿佛被火烧过似的。

    刘长安没有和一条蛇游斗的兴趣,身形瞬移在原地消失,瞬间在龙王庙废址上捡起了一条长石,跳到了白蛇的后方,猛地插入了白蛇的腰腹之间,直穿地面,把它钉在了地上。

    白蛇遭遇重创,拼死挣扎起来,蛇头砸落在了旁边的小庙上,顿时让小庙的墙壁倒塌了一面,而蛇头上的灰白色角也撞断了一个。

    刘长安再次跳起来,一拳砸在了蛇头头顶,把整个蛇头砸进了地面之中,一道犹如消防水龙头喷洒出来的黑色毒液激射而出,洒满了整个龙王庙废址,只闻得一股腥臭之味散去,满地的烧毁腐蚀的迹象。

    蛇身抽搐了几下,再也没有了动静,刘长安看了看蛇身那鼓起一大团的肚腹,也不知道它吃掉了象鼻窝山多少的飞鸟走兽,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对生机血气的贪欲,最终也命丧于此。

    这样的情景和多少年以来,甚至是人类出现以来,他面对着的种种奇异生物的搏杀并没有什么区别。

    变异的蛇也好,变异的野猪也好,和遇见他就来找事的看起来像蕨类植物实际上已经是动物的震旦纪生物,还有后来的霸王龙,西伯利亚板齿犀,巨齿鲨并没有什么区别。

    要说这条蛇,和很久以前的泰坦巨蟒相比,肉体强横程度和战斗力还有点距离,就是这蛇毒厉害一些。

    但要是遇到沧龙,这蛇毒就多半没什么用了,现在的人都不清楚沧龙的真实战斗力,只能泛泛而谈说它是能够把恐龙赶尽杀绝的一种生物。

    实际上沧龙这种顶级掠食者,是由陆地上一种很不起眼的小蜥蜴崖蜥进化而来。

    几十厘米的小蜥蜴如何进化成数十米体型的庞然大物,在生物进化史上一直是一个难解的谜题,这种小蜥蜴曾经几乎被岸上恐龙赶尽杀绝,直到它们最后的族群盘踞在一片海岸附近苟延残喘时,它们遇到了一个神秘而强大,看上去像是同类的奇怪生物,这群可爱的小蜥蜴成为了这只奇怪生物的追随者,跟着它在海岸栖息,躲避着陆地恐龙的捕食,学习着在水中生存的能力,最终它们进化成为了——沧龙,屠杀恐龙的世界霸主。

    刘长安去看了看那头野猪,果然这蛇毒极其霸道,腐蚀了野猪皮以后,还渗透进了血肉,让整头野猪没有一个地方不散发着腥臭酸腐的味道,完全无法食用。

    至于这条蛇,那就更加没有法子吃了……刘长安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考虑着对方能不能吃,好不好吃的人,于是便也没有多想蛇羹之类遗憾的事情了。

    刘长安拍了拍手,回身去看了一眼苏南秀,他收拾蛇和野猪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居然一声不吭显然很不正常,按道理她应该痛心疾首刘长安为什么不给她留下活体标准才对。

    苏南秀躺在了地上,当日的竹君棠是被刘长安弄晕的,现在的苏南秀却是自己晕了过去似的。

    月光早已经沉没在山麓之西,只有苏南秀的身子仿佛发着光似的洁白,在黑夜里如此瞩目,她的身体上散落着破损的衣物,这是她刚才身体变化时造成的……现在她的身体又恢复了原来纤细娇柔的少女模样,轻盈的让人觉得抱起她来仿佛抱着一个长条抱枕似的。

    “你好。”刘长安拍了拍苏南秀的脸颊。

    没有任何反应和动静,刘长安这才伸出手指按住她的脖颈试探了一下血脉和心脏情况。

    难道是身体被他的血气精元刺激以后的后遗症?刘长安本来就担心过她能否承受得住,现在这样的情况也不算意外。

    苏南秀现在拥有了卡恩斯坦夫人的能力,但是并不意味着她就能够承受得住刘长安的血气……那天晚上卡恩斯坦夫人出于垂死状态,相当于一个几乎完全空了的容器,刘长安的血气装满了她的身子,使得卡恩斯坦夫人能给汲取并且吸收血气中的精元恢复过来。

    苏南秀却是正常状态,既没有受伤,也没有成为一个空瓶子状态,怎么承受得住他那喷射而出的血气精元?不但身体出现了异常,精神亢奋,乃至于现在的失去知觉。

    刘长安没有纠结,没有犹豫,也没有多想什么,把苏南秀身上破损的衣服拉扯好……她的湖绿色袄子和裙子是明制,本就用料比较多,即便破损了遮掩住她现在的小身子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刘长安把苏南秀抱了起来,趁着晨光未至,从象鼻窝山上一路蹦蹦跳跳,越过湘江,从河西到河东,从杜甫江阁一跃而上落在君悦的楼顶,一直来到了宝隆中心一号楼的楼顶。

    刘长安把苏南秀放在了竹君棠泳池旁的沙发躺椅上,竹大小姐使用的家居物事总是格外精致和奢华,那躺椅上手靠的裹皮竟然也是上好的鸵鸟皮……就是有点丑而已。

    至于竹君棠看到苏南秀在这里躺着,苏南秀又如何向竹君棠解释,那就不是刘长安关心的了,他把她送到家人身边,正是遵循着普通好人尽人事的行为标准而已。

    他已经尽力了。

    刘长安回到麓山顶,客房和卧室里都安安静静,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也还是放在沙发上,并没有挪动的痕迹,刘长安知道也省了去报告行踪的啰嗦。

    想起秦雅南和安暖昨天晚上泡过温泉,趁她们应该还在呼呼大睡,刘长安也想要享受一下,尽管没有海底火山喷发时泡的那么给劲……但也舒服不是?

    于是刘长安推门走了进去。

    -

    -

    给我点月票和推荐票吧,不给也挺好的,谢谢了,反正只要订阅了,大家就可以说:尽力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我真的长生不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恋璀璨如夏花并收藏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