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曳动着长弓,鸣镝飞矢射击村上义清的山本寺定长如今在为他盛饭。

    曾经驱驰着战马,四蹄崩雷冲杀村上义清的柿崎景家如今在为他取酒。

    曾经挥舞着长枪,枪花如雪攒刺村上义清的小岛贞兴如今在为他生火。

    山内义胜的衣袍如今也披在村上义清身上,大家似乎在极尽所有的招待一位贵客。

    上首的上杉辉虎和山内义治两个人与村上义清频频举杯,言笑晏晏。完全看不出几个小时以前这几位大佬刚刚进行了惨烈的厮杀,死者数以千计,伤者难以估算。

    村上义清胸口一箭,力道倒是挺大,可惜并不是专为射击他而来,失了一份专一。虽然射透了铠甲,却被后面的丝绸和木棉裹住,只是重重的的撞到了胸口而已。

    当时村上义清气血翻涌,满怀激愤,当胸一记,一口气没喘上来了,再加上年纪也大了,五十多了,就昏厥了过去。

    等被运进了山内军的营地,悠悠转醒,如今倒是成了山内义治的座上宾。

    “周防守满饮此杯,勿要推辞。”山内义治举起酒杯,虽然几个人的下酒菜也不过是一碟醋泡黑豆,一碟腌渍贝肉,一碟糖腌萝卜而已。

    村上义清也很光棍,满脸的血污早就洗净了,盔甲武器也早就剥掉了。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发辫也梳理了一下。

    他将白瓷酒碟中的酒一饮而尽,便开始努力的消灭面前的汤饭,一言不发。

    山内义治和上杉辉虎倒是了却了一桩大心事,频频举杯,互相谈论着杂七杂八的事情,高兴的表情都遮掩不住。

    “周防守便与吾儿(三渊藤孝)一同上京面见公方殿下,以求宽恕吧。”山内义治看村上义清已经吃完了,和上杉辉虎交流了一下,就准备要把村上义清献俘进京。

    顺路的还有他两个儿子,也就是村上义利和村上义胜的首级也要送去。这也算是首恶了吧,既然讨取了,就没有不呈送的道理。

    村上义清看到村上义利的首级有些麻木,他是看着村上义利遭到上杉军马步精锐三面包夹,然后壮烈战死的。当此时,也不过是多看了一眼这个自己所钟爱的儿子。

    但是村上义胜的首级呈上来时,他的脸色就大为扰动了。

    “天要亡我村上啊!”村上义清一声长叹,饱经沧桑的脸上不断变幻。

    帐内的诸将都奇怪了,你又不是只有两个儿子,葛尾城不是还有三个的吗,更遑论女婿还有五个,有一个还是高梨政赖的儿子,怎么会灭亡呢?如果把你村上嫡流杀绝,让高梨政赖送儿子过继,他估计能高兴的三天睡不着觉。

    “这么说老夫的家眷亲众并没有来投宰相?”村上义清似乎还抱着点希望。

    “并未有贵亲眷来投。”山内义治皱了皱眉头,似乎感觉到了村上义清话里的意思。

    看来村上义清也许还真的愿意倒贴个儿子过来做女婿,让山内义治替他保留家门。

    “周防守放心,村上氏累代名门,纵使公方殿下,想必也不会下令灭绝。明日我与宰相殿下晓谕葛尾,贵亲眷的性命绝对保障,一并与周防守上京。”上杉辉虎封建制度捍卫者,立马先来一个保证。

    战国时代灭绝名门的事大家都干的不少,但是要点脸的大名也还算讲规矩,一般不大乐意直接斩尽杀绝。更多的是威压降服,然后结亲,塞儿子,用两三代人的时间把他家臣化。

    所以让村上义清某个儿子和山内义治的女儿结亲,属于大家都还算认可的办法,条件当然是村上氏残余的领地家臣全部降服,做山内氏的外样。

    村上义清不置可否,又是一声长叹,“若二位能保证自是极好,可老夫如今丧败,甲斐的武田大膳怕是已经进了葛尾城久矣!”

    山内义治的手突然愣在空中,一辈子打雁,被雁啄了眼了!

    武田家的饭富兵部虎昌、武田太郎义信、曾根内匠、内藤昌秀、山本堪介等一溜大将没有出现在川中岛八幡原!

    村上义清说的对啊!他自己也是饮鸩止渴,为了续命,干了引狼入室的事情。他要是赢了,那么武田晴信乖乖的拿了四十庄的谢礼,肯定也就撤回去了。

    可如今村上义清一败涂地,武田晴信到了川中岛都根本没有想要来救他,干的就是卖队友坑人的事。

    那葛尾还有好儿?

    像是为了配合村上义清的说法似的,一名山内氏的物见番头被两名侍卫挡在帐外,大声呼喊“急报!急报!”

    “快说,何报!”山内义治嚯的站起身来。

    “武田军三千众今日午后强袭葛尾城,城兵抵挡不住,旦夕之间便被攻克。据闻村上义照、村上义邦、村上义房等村上一门亲类俱被斩杀,仅有些许败兵逃出生天!”

    村上义清整个人仿佛瞬间又苍老了许多,“果然如此,武田大膳真是好心机啊!”

    “速去搜寻城内逃脱之众,一旦发现,速速带来,不得延误。”

    木已成舟,山内义治也无办法,武田军这一仗顶多算皮肉小伤,根本没有伤筋动骨。如今夺了葛尾城,上万大军,稳坐钓鱼台。

    曾经跨州连郡,被称为“信州总大将”的信浓巨人村上氏这下连最后的一点根基都被打断。

    本来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上杉辉虎和山内义胜还要穿过小县郡北部,走上州吾妻郡,汇合宇佐美骏河守的二千众(他们还没抢到钱发财,去年大旱穷得很),以及上州众,南下关东,一方面是援救八王子,一方面是继续抢掠一番,贴补越后国用。

    山内义胜这次去起码总要二三千精兵,这样山内军对武田军连兵力优势都不大了。

    何况八王子经营数年,一定要救,葛尾可以明年来争,孰轻孰重,不言自明。

    山内义治不会做意气之争,但他立马就计上心头,收拾不了武田晴信,恶心他一把也完全可以。

    “海津平野俯视北国街道,地处要冲,比之葛尾,似还重之,只需坚城控厄,便可绝甲斐虎狼之心。”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日本战国走一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秽多非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秽多非人并收藏日本战国走一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