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舍财保命

    聂雨竹自从知道凤戈五殿下的身份后,据说吓的一天没敢出屋。聂老夫人不由得暗道好险。还好她没真的因为聂雨竹不管不顾。虽说和萧樱闹了些不愉悦,可想来萧樱地位尊贵,必不会和她们计较。至于那位凤五殿下……

    聂老夫人如今都不敢回想。

    那模样……也难怪雨竹见上一面就念念不忘。可再念念不忘也是痴心妄想,还好这次聂老夫人没糊涂,没觉得自家孙女倾国倾城,配得上皇子殿下。

    这点自知之名聂老夫人还是有的。

    本以为得罪了郡主和皇子,对聂家来说,已经是场大灾难了。

    不想,真正的灾难却是聂家孙子辈,几乎包括了所有,除了两三个年纪太小,还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几乎都被牵扯在内了。

    最近的,也要流放千余里。

    偏偏,留下的那几个,都是二房那一脉的。

    聂家正房这一脉,几乎被一网打尽,连长子那两个庶出的儿子也没能逃过。

    后又传出聂家和马帮有来往的事情。

    为此官差几乎将聂家翻了个底朝天,虽未翻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可聂家私通马帮这事却跑不掉了。连带着聂家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原本就有些岌岌可危的聂家,瞬间风雨飘摇。

    不过几天的功夫,聂家大宅已经遣的遣,放的放。

    原本热热闹闹,堪称玉硅翘楚的宅门,门前已经冷冷清清了。

    聂家两兄弟也仿佛瞬间老了十岁,如今兄弟两个倒不像过去那般明争暗斗了,两人终于一条心,努力挽救聂家。

    大厦将倾,自然不会瞬夕。

    聂家的倾覆其实在几年前,将家族中最有资质的孩子聂炫赶走时,便已有了先兆。

    除了聂炫,聂家的孩子几乎个个是败家子。骄奢淫逸,只知道玩乐享受,根本不解民间疾苦。往后院收女人,花银子捧戏子,逛花楼包花魁……

    这些一点一滴的掏光了聂家。

    聂家子侄流放,暴出和马帮私通。

    这些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过往的荒唐,终于到了要偿还之时。和聂家合伙的商户也都闹上门来,农庄的佃户也都吵闹着要减租子。一时间,聂家简直焦头烂额。先前以聂家嫡小姐自居的聂雨竹,也尝到了什么叫真正的人情冷暖。先前父母长辈捧着她,她对于自己的亲事挑三拣四,觉得谁都配不上她。

    如今,连稍富足一些的人家,都不屑娶她了。

    世间向来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聂家出风头的时候,人们无不上门巴结,哪怕攀不上亲戚,也要寻个由头送些节礼年礼来。可是如今,见到聂家人,大家恨不得绕开走路。这些怨谁?怨萧樱?还是怨那位五殿下?聂家谁都不敢怨。能怨的,也只有自己。常言道,自作孽不可活。

    如今聂家上下,只盼着这场风波过后,聂家还能在世上立足。

    相比聂家的风雨飘摇,芙蓉院里却是热闹非常。

    凤戈身份暴露后,不必再遮掩行事。所以萧樱的护卫,凤戈的护卫,再加上贾骏,缪公子他们,都统统搬进了芙蓉院。

    把个诺大的芙蓉院,占了个满满当当。

    以前的芙蓉院,是聂家的门面担当。

    以景致著称,堪称世外桃源,如今的芙蓉院……景致依旧,不过景致中,却经常掺杂着这样的声音。诸如“……错了,错了,应该先这一步,再这一步,最后才……”“闭嘴,明明该先这样,再这样,然后才……”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他们也不去找萧樱求证,如今去找萧樱,少不得要对上那位五皇子的冷脸。

    哪怕胆大如缪公子,也觉得瘆得慌。最后还是小秀才出面,才制止了一场厮杀,然后拉过这个,扯过那个,告诉他们本该如何。然后二人发现,自己说的都不对。

    这架,白打了。

    护卫们将除主院外的屋子分了个干净,闲来无事,在院中切磋的,立个靶子练箭的,支几根桩子练轻功的……

    自结案后,聂淳第一次走进芙蓉院,便被这院中的变化惊得脸色煞白。

    他竟然不知道,这些护卫是何时进的聂家?

    一路走来,粗粗看来,护卫最少过百……他们先前太蠢了,竟然还觉得萧樱只要住进聂家,便由得不她自己了。‘买卖’谈不扰,最后索性来硬的。如今看来,老天还是眷顾他们聂家的。

    没真的让他们聂家上赶着来送死。

    虽说折了儿子侄子……可有一句话,萧樱说的其实不错。

    这不能怪任何人,是他们自己做孽。如果他们不为恶,便不会有这场劫难了。说到底,是他们当长辈的纵容,当儿子侄子的不上进,怨不得旁的。

    这几天,聂淳将聂家所有的东西登记造册。

    如今已经不求大富大贵了,只求这场风波中,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幸运了。

    毕竟聂家这些年,确实和马帮有所往来。

    即资助过马帮,也从马帮那里得过好处。他们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帮马帮,可手脚也是不干净的。如果执意要查,聂家难逃干系。可那位五殿下似乎无意追查,只是点到即止。

    聂老爷难得聪明一次。

    立时闻弦而知凤戈雅意。他捧着册子,册子上列着聂家的产业……

    然后恭敬的献上……至于萧樱,聂淳如今都不敢直视了。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凭猜测,便将二十几年前的往事猜出了七八分。这样的心机,简直称得上神鬼莫测了……

    相比凤戈,聂淳更怕萧樱。

    总觉得只要和她对视一眼,他心里在想什么,都逃不过萧樱的眼睛。

    “……小的知道错了。这些年,确实做了几件为虎作伥之事。我聂家愿意将家产奉上,殿下拿去做善事救人,也算是我聂家在替自己的过往赎罪。”

    凤戈淡淡瞥了一眼册上记的字。

    眼中惊诧稍纵即失。没想到这次聂家倒真的下了血本……

    册上记得的他查到的出入竟然不大。

    他压根也没打算对聂家赶尽杀绝,聂家虽恶,可这样的恶人,彼彼皆是,是杀不净的。

    何况水至清则无鱼。凡事不必太过。

    太过,只会适得其反。

    。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第一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墨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墨染并收藏第一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