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可以进去,李起这样的身份自然就更可以进去了。

    不过引领李起进去的那个官员却是没资格,只是把李起引领到直房门口,便停下了。

    “殿下,您先进去歇着,下官去外面等候,有事唤下官一声便是。”

    “你不进去吗?”李起问道。

    “下官还不够资格,不能进去。”

    李起询问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官员名叫何庆云,乃是礼部的一个分科主事而己,

    想进直房,最少得尚书级别的,亦或是入阁的大臣,他还不到级别,进去就犯忌讳了。

    “哦,原来是这样。”

    李起听罢,自然也不会去强行把他拉进去,毕竟有些规则是这样的,既然制定出来,那便有他的合理性,也许这也是激励官员努力向上的一种手段吧。

    “何大人你不要灰心气馁,今日你我一见,我感觉你为人还是不错的,以后只要努力,前途一片光明。”

    尽管李启新你也知道,就凭何庆云做班的嘴脸,一看就是个马屁精。

    指望他说上几句好听的话,在人情世故方面有点见地,这还是能指望上的,但是指望他有什么真才实学,这个确实有点为难了。

    何庆云听李起这样说,不由的是大喜过望,两只眼睛爆发出一阵炽热的光芒。

    “真的吗?殿下,下官真的以后有前途吗?”

    “嗨。”

    李起“嗨”了一句,而后一脸感慨的模样,说道:

    “人一辈子的事情谁说的准呢,起起伏伏,跌跌撞撞,风云聚会,运气来了,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就像那魏忠贤,得势之前在宫里倒了几十年马桶,谁又能想到他临了临了,还能风光那么一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对对对,殿下所言极是。”

    何庆云听李起这样说,不住的点头称是,高兴的模样,竟然是把如今官场上的忌讳都是给忘了。

    原来这时候弘光朝廷,举目望去,十之八九都是东林党人,这东林党人和阉党那可是不共戴天之仇,都恨不得把阉党赶尽杀绝,挫骨扬灰才好。

    所以这时候东林党人在弘光朝廷得势,那自然也是展开了一番对阉党的打击报复,所有官员都是对阉党避之不及。

    生怕自己和阉党牵连上一点关系,落得个士图尽毁,家破人亡。

    而这时候李起却是把阉党的头面人物魏忠贤拿来做比较,并且还拿魏忠贤来当榜样,以此来激励何何庆云。

    这当然是犯了当今东林党人的忌讳,若是被东林党人听了去,即便以李起这样尊贵的身份,也免不了被那些言官弹劾,

    雪花般的弹劾奏章也将会纷纷飞向弘光皇帝的御案前,那时候即便李起得以过关,也少不了一番千夫所指。

    不过好在此时这里只有李起和何庆云两个人,其他服侍在一旁的都是宫里的太监,

    这些太监说到底也跟魏忠贤是一类人,在心里他们都是隐隐的以魏忠贤为自己的目标人物,

    所以他们对魏忠贤都是极其的崇拜,都恨不得自己能成为第二个魏忠贤,那时候即便身死于难,但也风光了一把,此生不悔。

    所以这些人即便这时候听了李起的话,也并不会去因此而告密,

    反而是对李起投来了一丝感激和崇拜的目光,仿佛是找到了知音一般。

    激励了一番何庆云后,李起便是大步迈进了直房。

    一进直房,只见这偌大的一个直房,竟然里面只有两个人,这两人便是内阁首辅马士英。

    另一个是谁,李起却是不认识。

    不过按照何庆云介绍的,能够进入直房来休息的人,那地位绝对也差不了,

    想来这人应该要么是一个六部的尚书,要么便是内阁几个大臣之一,只是因为李起初来乍到,所以对他不熟悉。

    既然这人有这样的身份,那想来也必定是有官威体面的,但是此时的画面却是让你起大跌眼镜。

    只见这时候的马士英正一脸怡然自得,坦然自若的靠在一张靠背椅上,合着眼睛,在那里听着。

    而那官员却是犹如一个身份低微的仆从一般,在马士英面前根本就直不起腰,轻声细语的向马士英汇报着什么,

    态度之恭敬,和奴仆无异。

    “哦,定王!”

    还是那官员先发现李起进入了直房,不由得是“哦”了一声。

    马士英一听李起来了,赶紧是睁开双眼,一见果然是李起进来了,不由得是慌忙从靠背椅上站了起来。

    恭敬跪拜,马士英道:“微臣不知定王殿下大驾到此,有失远迎,还请定王殿下恕罪。”

    那一官员也是慌忙对李起恭敬跪拜,说着相似的话语。

    虽然在明朝,官员的地位不像达子超那么低,不需要动不动的便对皇上,还有那些皇室宗亲跪拜,左口一个奴才,右口一个奴才的说着。

    但是纵然在明朝不需要动不动就跪拜,可是以马士英这样的奸臣嘴脸,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一手早就是玩的炉火纯青,

    不过是对李起一拜而已,这又算得了什么。

    若真是有利可图,别说对李起跪拜,便是叫李起一声亲爹,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叫出来。

    “呵呵呵,,,”

    李起一见马世英他们两人这样,不由得是呵呵笑了几声,而后对马世英他们虚扶道:“两位大人不必如此客气,都起来吧,起来吧。”

    两人站起身后,那一官员便是对李起和马士英告罪一声,道:

    “下官不敢打扰定王殿下和马大人,便就此先在外面等候,定王殿下和马大人若是有事相差,尽管吩咐。”

    李起听了,不由得也是在心里暗笑,心说这人和刚才那何庆云差不多,嘴巴说的也是一溜一溜,看来也是个马屁精啊。

    待那人退去后,李起便是毫不见外的一个身子躺在了刚才那马士英靠躺的靠背椅上。

    装模作样的左看看,右摸摸,而后李起道:

    “马大人可真是好享受啊,就在这地方竟然也能放一把这么好的椅子,可怜本藩在外面等了半天,站得两腿发麻。”

请一秒记住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免费阅读首发最新章节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老白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白猪并收藏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