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东国日报调查组的宋有哲,不用怀疑,他是真的记者。”

    林振东朝着高焕爸爸说道:“一会由他来给您夫人进行一个简短采访,然后把他支开,同时这位叫做李秀善,由她跟高焕单独相处一下。”

    都是男人,一切都不在不言中。

    “谢谢,真的感谢,我以为一个父亲向您表示感谢。”

    高焕爸爸认真的说道:“所需要的费用多少?这个我一定要交给您。”

    “不用。”

    林振东微微一摆手说道:“我之前跟南俊就说了,高焕和他们的同学情我很佩服,这一次就当做好事了,最重要的是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夫人,你们对于高焕的这份父母之情同样让人动容,咱们就不要说这些了,我们上楼吧。”

    高焕的爸爸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林振东了,他并不缺钱,如果缺钱的话他同样不会选择这样的医院一直给高焕进行着康复。

    可是有的时候病不是靠钱就能治好的。

    他已经选择了很多办法,但是都没有任何的办法,医生同样下达了死亡通知了,在这么一个情况下他只想满足自己儿子的愿望。

    一开始他以为高焕是想跑一场马拉松,所以他虽然不老,但同样不年轻了,但为了高焕他选择了锻炼身体,然后跑马拉松。

    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儿子并不需要这个。

    想想儿子的愿望。

    高焕爸爸虽然觉得有点无法接受,可是他并不想让儿子留有遗憾,所以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如今高焕的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那么就满足一下吧。

    到了高焕病房前,高焕妈妈刚从病房里走出来。

    “你好,我是东国日报的记者宋有哲,这是我的助手李秀善,我们想要做一个针对肌肉萎缩症的专题报道,高焕的事情让我们都很钦佩,我们想要通过高焕给很多患这类病的人以勇气,同时也借此想要让高焕可以重新振作起来……”

    宋有哲说的是有模有样的,他表示报道分为两个部分,他负责采访高焕的爸妈,然后李秀善负责采访高焕。

    这个安排并没有什么问题。

    高焕的妈妈同样答应了下来,她觉得能够有一档报纸来记录这个肌肉萎缩症病,来记录自己的儿子挺好的。

    “那么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宋有哲开口说道

    “啊?好。”

    高焕妈妈说道。

    “去医院对面的茶楼吧。”

    高焕爸爸想了想说道:“毕竟在医院说这个事总感觉怪怪的。”

    然后两人一起和宋有哲离开了,离开前高焕爸爸悄悄的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行了,你进去吧。”

    林振东朝着李秀善说道:“不要紧张,多和高焕沟通一下。”

    “好的,东哥,我知道怎么做。”

    李秀善轻轻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然后李秀善进了房间里,房间外边,南俊、甲德毕竟是高中生,他们同样有些好奇这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行了,你们两个臭小子,就不要去房间偷听了,都给我走。”

    林振东朝着两人没好气的说道:“走,跟我去那边聊聊天。’

    ……

    1个小时后,宋有哲跟高焕的爸妈结束了采访,本来宋有哲只是想要做一下样子的,但是他在逐渐的跟高焕的爸妈聊天中对于这个病有了更深的了解,同时深深的体会到了父母的不容易。

    “放弃?如何放弃?那可是我的孩子啊,我希望他能够开开心心的,如果能够换他平安我现在马上死去都可以的,有时候我也抱怨,为什么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高焕从小就懂事,乖巧,学习成绩也好,可为什么偏偏是他?”

    高焕的爸爸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我希望大家珍惜每天,我希望大家多关心自己的儿子,我现在后悔,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以为和儿子的时间还长着呢,所以我就一直工作,工作,还是工作,结果等我回头发现儿子已经上高中了,更让我措手不及的是儿子……”

    高焕的爸爸已经说不下去了。

    至于高焕妈妈同样哭了起来。

    这最后一个采访也算是结束了。

    “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所有的人认识高焕的。”

    宋有哲认真的说道:“我会让大家关注高焕,我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高焕,甚至了解高焕,了解这个病,了解这个群体,这也算是我力所能及做的一点事情吧。”

    高焕妈妈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

    至于高焕的爸爸同样忘记了他此行的目的,一个劲的朝着宋有哲表示感谢。

    另一边,病房里,高焕说道:“姐姐,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李秀善笑着说道:“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你的病说不定有救的,等你好了我再来找你。”

    “恩,我知道的。”

    高焕轻轻点头。

    李秀善望了高焕一眼,然后离开了病房,来到了林振东的面前:“东哥,已经完了,我也开导了他一下。”

    “行,你先回去吧。”

    林振东轻轻点头:“记得打个出租车,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东哥,我走了。”

    李秀善朝着林振东说完就准备离开。

    “姐姐,等一下。”

    甲德突然喊道:“姐姐,等一下。”

    说着甲德一路小跑的来到了李秀善的面前:“姐姐,你能不能对我也做一个好事,我也想当男人。”

    啪!

    李秀善给了甲德一巴掌,快速的离开了。

    “这个疯子啊。”

    南俊直接捂脸了,感觉相当的丢脸。

    “我就不进去了,一会你们两人陪一下高焕,趁着还能陪着他的时候,多陪一下吧。”

    林振东轻轻的拍了下两人的肩膀说道。

    对于高中生来说,他们显然还无法理解生离死别,也不能承受,南俊和甲德两人恐怕到现在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侥幸。

    那就是高焕不会死的。

    说不定明天就能醒过来呢。

    这个时候宋有哲陪着高焕爸妈都过来了。

    “恩?李记者已经采访完了吗?”

    高焕妈妈关心的问道。

    “恩,李记者已经采访完了,她先走了,高焕妈妈,我们也要走了。”

    宋有哲看到林振东给他示的眼色了,所以他轻轻点头说道:“这篇稿子下周三预计就能上报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关注一下。”

    “好,好,太谢谢你们了。”

    高焕妈妈说着就让自己的老公去送一下他们,然后她想回病房看看自己的儿子。

    ……

    车上,宋有哲朝着林振东说道:“谢谢你给我这么一个新闻热点,一开始我只是想着来配合一下而已,可是跟他们两个人聊天后我觉得这个真的可以当成一个专题来做,别的不说,现在全国,乃至全球对于肌肉萎缩了解的其实都并不多,我们完全可以写一篇报道让大家关注到这件事情上来。”

    “不,不是我们,是你。”

    林振东微微摇头:“你自己看着写,看着报道,这件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哎哟,说实话真的有些累啊,我就走了。”

    说完林振东下车,然后朝着自己的车上走去。

    望着林振东的背影宋有哲喃喃自语:“这个家伙,他到底想要什么?”

    是啊。

    林振东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呢?

    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拯救值。

    任何时候林振东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回去的路上,林振东大致算了一下时间,他觉得姜义是不是应该再给自己安排任务呢?

    目前的金门集团的情况林振东已经大致了解的差不多了。

    石东出不亏是金门集团的大佬,目前他基本上已经快要把金门集团给洗白了,同时金门集团的几大产业都是扩散在各个领域,可以说警方同样相当的头疼。

    作为金门集团的会长,石东出在开会的时候就已经表示要企业化,合法化。

    可是为毛姜义还不给自己安排任务呢?

    难道真的等石东出被撞死吗?

    姜义既然不安排,林振东总不能自己去给他打电话要任务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恐怕姜义会怀疑林振东是不是有什么其它的想法了。

    MMP。

    可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来这个副本已经这么久了,光其它副本都遇到了这么多了,这他妹的正主一个都没有遇到呢。

    想个什么办法呢?

    林振东回到自己的住处依旧有些头疼。

    《新世界》的大致剧情林振东看了太多太多了,他在进来的时候同样是做过很多推演,可是让他现在有些无奈的是这些推演全都没有任何用了。

    金门集团现在是一个庞然大物。

    吴刚的毒蛇帮在金门集团的面前就是一个小蚂蚁,不,甚至是蚂蚁都不算。

    完全没有可比性。

    金门集团可是由多个巨大的帮派一起联合想要做的更大更强的,里边可不是张全蛋这样的只知道勇猛的家伙啊。

    丁青看似没有个正形,但是他干净利落的虐杀卧底,尽显凶残不说,他能够成为石东出最信任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

    更何况丁青本来就是北大门派的大佬,林振东如果贸然去找丁青,恐怕会被丁青给弄死的。

    同时,林振东怀疑老绵应该跟丁青的合作更多,在电影里丁青可是为了不留证据找的延边那的人呢。

    “除了丁青之外,李子成倒是可以接触一下,他本来对于卧底就是不怎么想做,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对于姜义还有几分信任?”

    林振东喃喃自语:“按照电影里的剧情来说,这李子成是在最后才对姜义彻底的失望的,那么目前来说李子成应该兢兢业业当着卧底呢,对了,要不找他老婆先聊一聊??”

    咚咚。

    就在这时,房间门敲响了。

    “恩?一零,怎么还没有睡??”

    林振东开门望着马逸嶺有些意外的问道。

    “哥哥,明天我要见一个人,所以可能暂时不去饭店了。”

    马逸嶺朝着林振东说道。

    “见人???”

    林振东有些意外:“你见谁??”

    “一个朋友。”

    马逸嶺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跟她还算不算朋友,当初她被妈妈给抛弃了,然后在外边长大的,前不久一次意外我和她相见了,然后两个人的记忆都还有,虽然有些模糊,然后我们就联系上了。”

    “哦。”

    林振东轻轻点头,倒并不意外。

    记得《唐人街》这部电影里边马佑熙是雇了很多小孩,然后最终把这些小孩全部扔掉,可只有记路的一零带着宋一起回来了。

    那么其它孩子呢?

    就像之前说的,或许死了,可或许有的是被收养了。

    儿童是有记忆的。

    七八岁的年纪,有些事情可能会记一辈子,甚至印象深刻。

    有一个朋友是好事。

    马逸嶺目前只有洪柱、宇坤两人了,毕竟宋已经去世了,至于朴锡贤和马逸嶺时间长了反倒是聊不到一块去了。

    这也正常。

    因为两人本来就是不同的三观。

    这就像什么呢?

    很多一见钟情的最终都没有走到最好。

    为什么?

    因为时间久了就会发现对方身边的缺点越来越多了。

    毕竟生活不是偶像剧。

    看看娱乐圈,多少秀恩爱的恋人分手,多少秀恩爱的夫妻离婚甚至出轨。

    道理是一样的。

    记得谁说过一句话,人越缺什么越炫什么。

    虽然不一定对,但基本上大致差不多的。

    扯远了。

    其实看《唐人街》的时候林振东就不认为一零跟朴锡贤的是爱情,因为一零或许根本不懂什么爱情,她只是突然之间被陌生人关心后有些触动。

    朋友。

    也最多就算是朋友了。

    现在因为林振东的横插一下,一零跟朴锡贤之间并没有多大的触动是一方面,再加上林振东救下了朴锡贤,现在在林氏家常菜馆两人一直在一起也就暴露出来了很多问题了。

    对这些林振东并没有刻意的去问什么。

    在他看来,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生活的方式,林振东不是上帝,他无权去决定别人的生活方式。

    就像现在,马逸嶺告诉他想见一个朋友一样,林振东只说了一句话:“不错,去玩的开心一些。”

    待得马逸嶺离开之后,林振东继续的开始想着《新世界》的其它人物。

    想着想着,一晚上就过去了。

    ……

    次日,让林振东没有想到的是宋有哲竟然一大早就来找自己。

    “宋记者,我就是一个厨师,而且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林振东朝着宋有哲说道:“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报道就行,你根本没有必要亲自过来让我看。”

    “是这样的,我来是想到了一个点子,我想当面跟您说一下。”

    宋有哲朝着林振东说道:“其实我跟高焕的爸爸聊过,他一直都是想要帮自己的儿子坐一些事情,甚至是想要做一个活动纪念一下自己的儿子,恰恰如此,他才跑了马拉松,甚至高焕的爸爸想要以马拉松来让所有的人记住自己的儿子,我觉得这个可行,我会呼吁一下大家一起举办一个马拉松……”

    “这个赛事你知道要准备多少时间吗?你知道需要多少的人力和物力吗?甚至你想要在全国举行,你知道会有多么的麻烦吗?”

    林振东一摊手说道:“最重要的是刚刚我跟你说的,马拉松你觉得会有多少人感兴趣呢?”

    这年头大家都喜欢的是瘫在家里。

    你弄一个马拉松,让所有的人都想办法参与。

    这怎么可能呢??

    其它人林振东不知道,反正对于林振东来说他都不想参与。

    再加上其它的组织之类的。

    太难了。

    “这样啊。”

    被林振东一说宋有哲有些惋惜的说道:“那么我再想想别的。”

    这确实是一个好记者。

    林振东暗暗叹息一声,或许这就是让大家觉得这个社会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原因所在吧。

    像徐道哲,他哪怕面对着财阀,哪怕面对着恶势力却依旧没有打算屈服。

    像马佑熙,虽然他有那么一些缺点,但他依旧靠着自己最大的能力来维持着平衡,甚至不拿唐人街小商小贩的一针一线。

    像卞宰旭,哪怕差一点就有牢狱之灾了,可他依旧没有放弃心中保存着良知。

    还有就是像面前的宋有哲。

    高焕的事情说实话跟他是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他却是选择想要替高焕做最后一些事情,想要尽一个当记者的职责。

    有一说一,这样的记者林振东确实挺钦佩的。

    “这样吧。”

    林振东想了一想说道:“你的体格应该还不错,你在网上发一则视频,视频呢直接就以冰水浇湿自己的全身,然后表示这是一项挑战,冰桶挑战,如果谁不敢这么做就捐100美元给肌肉萎缩……同时我会让胜利集团配合你进行最大的宣传……”

    任何时候只有新颖的游戏才能够赢得大家的关注。

    对于肌肉萎缩症很多人并不了解,林振东觉得完全可以凭借着这么一个冰桶挑战然后让所有的人都前来关注这么一个群体。

    宋有哲听完林振东说的之后同样震住了:“林振东啊,我觉得你不应该当厨师,你应该当策划啊,这创意太棒了。”

    “行了,别在这里尬吹了,你如果觉得不错就回去做,视频你发布后我有办法让你火遍全网的。”

    林振东朝着宋有哲一摆手说道:“赶紧回去做去。”

    “行,行,没问题,你等我做完了我给你打电话。”

    宋有哲轻轻点头说道:“两天时间,我给您做一个大致的计划来。”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林振东并没有等来宋有哲的电话,相反他等来了南俊的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

    林振东轻轻点头。

    高焕去世了。

    林振东倒并没有想到高焕会这么快离开,不过南俊打电话说是突然恶化的,他说高焕在临走前想要向林振东表示一下感谢。

    感谢自己完成了他的愿望吗?

    林振东把店里交给了一零,然后直接开车来到了医院,见到了高焕的爸爸妈妈。

    两人对于高焕的死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倒并没有多少的悲伤,尤其是高焕的妈妈眼睛有些通红的说道:“这样走了也好,不用再受罪了。”

    “节哀。”

    林振东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林振东,这是高焕写给你的。”

    这时,高焕的爸爸拿出来了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愿哥哥永远平安幸福!”

    这张卡片的字有些歪扭,显然是高焕用嘴一笔一划写的。

    林振东说不感动是假的。

    正因为感动,他才想要让所有的人都记住高焕。

    不,确切的说是记住这么一个有血有肉的高中生,他希望大家可以对生活再用心一些的去活。

    “高焕已经去世了,不过该做的还要做,你报道可以提前一步发出来吗?行,先把视频发出来,这个你不用管,我有办法让所有的人都关注到的。”

    林振东给宋有哲打了电话说道。

    20分钟后,宋有哲把视频发了出来,大致说的就是请关注渐冻症病人,我要向谁谁谁挑战,说完就把冰水倒自己身上了。

    林振东直接把这条视频以病毒式的传播到了全网。

    “这?这是什么?”

    “这是一桶冰水?冰水挑战???”

    “渐冻症是什么??”

    “你别说,这么一冻水泼到身上应该会很牛X。”

    “哈哈哈,这个不是东国日报的记者嘛,难道是为了想火吗??”

    ……

    说什么的都有。

    紧随其后的就是宋有哲写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详细的说了高焕的情况,讲了宋有哲对于高焕的父母、高焕、高焕的同学南俊、甲德、高焕的老师等等的采访。

    同时,在文章的最后表示在发出来的今天,高焕去世了。

    这一篇文章获得了不少人的关注,传播,配合着冰桶挑战一下子直接爆了。

    宋有哲哎特的三位韩国艺人都是答应了下来,他们同样录制了视频进行了冰桶挑战。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

    不管是宣传也好,不管是作秀也罢,总之这件事情是直接成为了现象级的事情。

    大家开始把目光望向了渐东症,望向了肌肉萎缩症。

    这就够了。

    至于从韩国席卷华夏、欧美等等,那就是后话了。

    林振东并不再关注了。

    他今天接到了姜义的电话。

    看样子。

    是要给自己发布任务了。

    “原来是她。”

    在来到了姜义约定的地点后,林振东望着女子笑了起来。

    ……

    ……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电影世界大拯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猩猩崛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猩猩崛起并收藏电影世界大拯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