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行辕,其实不过是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帐篷罢了,当方世玉撩开帐篷的帘子时,帐篷中人齐刷刷地看向方世玉。

    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目光骇人。

    方世玉漫不经心,鼻孔朝天,抱着小猫走了进去。紫峰让他不要多言,方世玉其实也不想多话,这里面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不妨碍方世玉探知他们的实力,有血气浓郁地武人,也有肆无忌惮释放着金丹威压的修行者。

    众人地威压一起向方世玉袭来,方世玉却如沐春风一般。开玩笑,他可是见过仙古诸多仙人大佬的存在,这些小杂鱼,还吓不到方世玉。当然此刻的他虽然也是小杂鱼,但是杂鱼与杂鱼之间也是不同的。

    有的生活在小水沟里,有的却生活着浩瀚无边的大洋中。而方世玉则是后者,所以面对他们的精神威压,方世玉很是不屑。

    “切,小爷虽然不知道你们想要干啥的,但是和小爷玩儿这一套虚的,小爷可不怕。”

    方世玉暗自想到。

    他也不客气,龙行虎步地走向场间的上座,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当方世玉坐上去时,此刻有一名耄耋老者冷哼出声“紫统领,敢问此人是谁啊?如此骄纵狂傲,完全不把我等放在眼里!”

    方世玉不说话,他转头从旁边桌子上顺来一个不知名的水果,咬了一口,发现味儿道奇差无比时硬塞给白猫。

    白猫表示极度抗议,“喵呜,喵呜!”

    好像在说“我是猫,呸,我是老虎,吃肉,不吃素!”

    可是方世玉就是不管,强行要喂给它吃,最终白猫含泪吞下了苦果。

    此时另外一边,也有人出言道“少将军,此处乃是我等议事重地,还请不要带宠物如场!”

    白猫一听,却是恼了“喵呜,喵呜!”

    它浑身炸毛,好似在说“你才是宠物,你全家都是宠物,老子是白虎,神兽白虎!”

    白猫一步从方世玉怀中挣脱,陡然变大,如小牛般大小,再一步已经来到了那出言之人面前。

    “吼!”

    老虎发威了,那人被吓了一跳,却是鼓动真气向白虎袭去,好在紫嫣及时出手挡住了那武人。

    “紫统领,你这是做甚?这畜生,居然敢吼我?老子今日要杀虎吃鞭!”

    此刻紫峰却温怒道“够了!”

    紫峰虽无修为,但是他的一句话,却是让那武人乖乖地说了回去。

    接着紫峰又向上座的方世玉拱了拱手“殿下,还请召回神兽。”

    方世玉放下手中的另一个果子,他眼神一亮看向这个没有丝毫修为地凡人,想不到他居然知道小白是神兽?

    不错,很不错!

    “小白,回来!”

    小白委屈地道“喵呜,喵呜!(他凶我!我要吃了他。)”

    “乖,回来我给你果子吃!”

    “喵呜,喵呜(我要那种金灿灿的,不要那种苦的。)”

    方世玉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身果“那是当然!”

    说完却是丢给了小白,小白一步腾空一口吞下,最后满意地化作小白猫回到方世玉怀里。

    这一幕却让众武人看得目瞪口呆,就在刚才,方世玉抛出那果子的一瞬间,他们感觉到一种内心深处的渴望,他们甚至觉得只要有了那一颗果子给自己吃,那么他们就能瞬时突破武道修为,甚至有可能突破武道桎梏。

    但是却给了一只猫,等等,不是猫?刚才紫统领说的是什么?神兽?

    众人齐齐看向上座,传说中的神兽白虎?

    可那只是一只猫啊!

    做完这一切,方世玉继续撸猫,他倒要看看这些把他推上人王之位的家伙究竟要做什么。

    此时,紫峰先后向三个人行礼,其中一个人是坐在东区首座的中年男子,他一身华服,看起来颇有官威。

    “东齐侯,紫峰不负使命,迎回了人王殿下。不知,东齐侯还有何吩咐?”

    那被唤作东齐侯的男子,起身向中央走去,最后走到紫峰的位置,向方世玉当头拜下。

    “臣陆明拜见吾王,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是真的大礼参拜,一点儿都不玩虚的。

    紫峰又往北区首座那边拱手道“北燕侯,你待如何?”

    “臣李东君,拜见人王,愿人王一统天下,还这苍生一个朗朗乾坤。”

    接着紫看向最后一位,那人乃是一名耄耋老者,他端坐在座椅上,一言不发。

    “西魏侯可有什么想说的?”紫峰拱手问道。

    “老夫却有一言!传说中,人王乃是青云大陆的真命天子,老夫想看一看人王之焰,若没有那人王之焰,五国宫门都进不去,何谈一统天下,又何谈诛杀九天?诸位,老夫说得可对!”

    除东齐侯、北燕侯外,众人多多少少一一附和。他们中许多人是伐天盟的人,伐天盟为了人王归位一事,前前后后布局千年,他们早已有暗自扶持的人王候选,可是武盟一插手,天下武人应者云集,这人王之位才落到了方世玉的头上。

    所以有些人心中自是不满的,这西魏侯就是明面上最大的反对者,然而奈何伐天盟已经决定了此事,方世玉登顶人王之位。

    此乃大势,但是西魏侯代表着一些人,所以他必须站出来说话。

    此刻方世玉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紫峰打断了。

    “西魏侯,今日我等是来迎接人王的,非是来让人王给诸位表演戏法的。人王至尊,乃是天下共主,尔等这般无礼,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面?人王自然有人王之焰,否者诸位也不会来此等我家少将军。退一步说,殿下即便不是你伐天盟的人王,也是我武盟的少将军,你虽然贵为一方侯爷,但是若是想辱我少将军,你得问一问方家三千铁血骑答不答应?”

    此刻随着紫峰声音落下,帐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仅如此帐中也有人真气外放,当然只是少数。武人不一定是武盟之人!

    此刻紫嫣也闯进帐中,“呦,老赵头儿,听说是你要找茬儿,奴家很久没有砍过金丹了,要把你给我试一试刀。”

    紫嫣亮出明晃晃地大刀,大刀之上血气沸腾,与此同时,帐外的武人们也一同凝聚血气,血气升腾排空周遭的灵气。

    西魏侯赵显宗,皱了皱眉头。

    此时东齐侯陆明赶紧出来打圆场。

    “赵老,你是前辈,怎么能和后辈一般见识呢?紫统领,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大动干戈。我等的目标是夺取这天下,建立一个人人如龙的王朝,诸位,此刻有人正在不远处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流血。我们在此闹龌龊,对得起他们的牺牲吗?”

    “诸位,歇一歇!”北燕侯,李东君也出声道。“哼!”赵显宗冷哼一声坐在了椅子上,他原本想给方世玉一个下马威,可是没想到,紫嫣那疯婆娘直接带人封锁了周遭的灵气。

    气血腾空,这是武人对抗修真者的一大手段。他虽然是金丹中人,但是若没有灵气挥霍,在一众武师的围困下,终究是要死的。

    坐到他这个位置的人,可不会去赌紫嫣究竟会不会发疯,在他眼里方烈是个疯子,这一直跟着方烈南征北战的人也是个疯子。不,整个武盟的人都是疯子,区区五百武师就要去硬撼元丹,他不懂那些人到底在想什么。

    事实上伐天盟算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根据地域不同,分为东南西北西方,其中每一方的推举出来的话事人成为侯爷,而他赵显宗正是西魏侯。此次,三位侯爷驾临,主要目的就是来迎接人王归位。

    这一次除开南赵侯应天外,皆悉数到场。

    当然在侯爷之上,还有一个最高决裁层,那是始终隐秘的伐天会,没人知道会中的人是哪些,诸位侯爷也是会中一员,但仅仅是一员而已,当侯爷隐退后就会加入伐天会。

    伐天盟中的大事,都是伐天会作出最后的决断。

    比如,此次人王的人选。最开始,人王选定的并不是方世玉,而是西魏侯支持的一名绝世天才,他仙武同修,如今皆以突破先天境,只是后来不知是何原因。伐天会中却临时改变主意,让方世玉来做这个人王。

    有传言称,是因为方世玉觉醒了所谓的“人王之焰”,但是赵显宗不信,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伐天盟眼馋武盟。

    武盟成立时间不久,但是却以方家之名笼络了江湖上大多数武人,千万不要小看这份力量,一只筷子很容易被折断,可是一把筷子,哪怕是统治了青云大陆的九门亦然不是轻易可以根除的。

    伐天盟以伐天为己任,他们要建立一个人人如龙的天下,打破九门的垄断,让那些无灵根,无背景的凡人亦然有机会修行。

    而这个天,最直接的就是九门。

    当然伐天盟组织结构松散,庞大,鱼龙混杂,谁都不知道其中又牵扯了多少利益。

    而方世玉,不过是一个代表,亦或是一个牵引出整条利益链条的人。

    待赵显宗落座后,方世玉却站了起来,众人齐刷刷地看着他。

    “我说,这个人王是怎么来的?选出来的,还是有人送我的?”

    紫峰立马躬身道“殿下,息怒!殿下乃是天命之人。吾等不敢造次,殿下且安心,这天下终究是殿下的天下。”

    方世玉笑道“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的是,你们吵归吵,打归打,但是千万不要吵到小猫睡觉,他虽然看起来是一只猫,实际上却是一只吃人的老虎。人王也好,天下也罢,你们取你们所取的,我呢,清闲一些。”

    “诸卿,从此君王不早朝,可好?”

    听到现在方世玉大概是明白这些人纠结什么,也大概摸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登上人王之位,所以他借猫表露了自己的态度。你们要利用我当靶子,当旗帜,当标签都行,但是别来惹我,惹我,我可是会身化老虎吃人的哦。

    至于紫峰所言乃是方烈旧部,可是那毕竟只是旧部,方烈已经死了,多少人还能念着旧情,那就说不清楚了。

    如果真念旧情,应该是方烈死后就来接走他,而不是等到现在。

    天下没人是傻子,很显然,方世玉也不是。

    。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修仙从磕头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芲并收藏修仙从磕头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