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二连三的出现了矿道断层,杨宗娜真的慌了。

    连续的三个矿道都断了层,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杨家的盐矿要枯竭。

    这跟前几天唐丁跟自己说的神秘事,不谋而合。尽管杨宗娜不相信这些,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跟盐矿遇到的事,简直是契合的完美。

    而杨宗娜可以确定这件事唐丁绝对不会提前知道,因为矿道挖到了尽头这件事,是刚刚发生的,至少在唐丁说这事的时候,自己的矿道都在正常生产。

    就算是神,恐怕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矿山面临枯竭的境地吧?

    杨宗娜慌了,她安排好矿山的保密工作之后,急匆匆的下山,在下山的过程中,正好经过了宁夫人正在开采的矿山,这座矿山虽然才刚刚开了不到十天,但是已经开始大批量的出盐了,按照杨宗娜这么多年开采盐矿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出这盐矿是个富矿无疑。

    无论从出盐的分布点上,还是数量上,都能看出这是个富矿。

    一切的一切,都跟唐丁说的完全吻合。回去的这一路,杨宗娜是思前想后,心绪不宁。

    杨宗娜赶回去之后,马不停蹄的找了自己的姐姐,也就是西城杨家的家主杨宗琪商量对策。

    杨宗琪听了妹妹所说,一脸不可思议,“咱们的盐矿开采至少有五百年以上的历史了吧?说枯竭就枯竭了?这怎么可能?”

    杨宗娜以为姐姐不相信自己,“我也觉得不可能,连续开采了五百多年的矿山,说断就断了,可是事实就在眼前,现在已经三个矿道枯竭了,我尝试着在一个矿道又往前挖了几十米,确实都是石头,咱们的矿脉真的要断了。”

    “有没有可能只是部分矿道的问题,我们一共有二十多个矿道呢,难道还能全部断层?”

    “姐,真有这个可能啊,而且可能性非常大,另外,我看过了,现在三个枯竭的矿洞,基本都是挖的最深的三个,而且我怀疑,随着其他矿洞的逐渐挖深,恐怕盐矿都会在一个断层枯竭。”

    “嘶。”杨宗琪倒吸一口冷气,“如果真是这样,那怎么办?”

    杨宗娜回来的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没办法,不过最好是先封锁消息,枯竭的矿洞封锁起来,虽然我现在还没想到办法,但是封锁消息总是以要的。”

    “嗯,封锁消息好,必须封锁。”

    “对了,姐,还有一件事,大事,就在咱们最原始的矿山外,大概隔了一座山的地方,有一座刚买下的矿山,这座矿山已经开采出了盐矿,而且据我观察,这应该是一座富矿。”

    “谁买的?”

    “好像是七杀买的。”

    “七杀?七杀不好好的杀人,怎么想起做盐矿生意了?”杨宗琪不解问道。

    “姐,你有所不知,杀人不是也是想赚钱?如果能不杀人,有个安稳生意做,能挣到钱不是更好?我跟七杀的宁夫人认识,她不知一次跟我表露过,想做生意的意图。”

    “宁夫人?是她在背后捣的鬼?”

    “对,就是她,卑鄙小人一个。”

    “杀手无义。”

    姐妹俩对宁夫人的人品很唾弃,不过她们两个不是普通人,知道咒骂没用,只能另想解决之道。

    不过办法哪有那么好想的,杨宗琪突然想起一个人,“妹妹,我记得你前段时间要娶一个人做小,叫什么来着,什么时候喝你喜酒?”

    “叫唐丁,别提了,这事也挺郁闷,这个人我原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人家是个王者,我完全看走眼了,他竟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连续击败了宁夫人和我,现在已经成了蓬城名头窜起最快的人了。”

    “唐丁,对,就是唐丁,原来他就是唐丁,我只知道蓬城新出了个男高手,没想到还让我妹妹看上了,我妹妹的眼光,啧啧。”

    “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对了这个唐丁不简单,这几天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他不光跟黑一龙一会的张珺婕走的近,还跟军情处的白冰冰有交情,甚至他还跟七杀的宁夫人都有来往,这人我看他日后必成为一个人物。”杨宗娜对唐丁的评价不低。

    “蓬城究竟是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人物?是宫里面的人?还是瀛洲或者方丈来的?要不难道是圣母派来的?”杨宗琪问道。

    “不清楚,不过据说好像都不是,好像有人说唐丁是仙宫从外面带回来的人,结果却被我们蓬城接了胡。”

    “这么说倒是有这个可能,我就说不能凭空冒出这么一个高手来,尤其还是个男的。”杨宗琪突然想到,“你说他跟宁夫人还有些关系?我们是否可以通过他,等等,你让我再想想。”

    杨宗娜不说话,安静的等待着姐姐想。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说如果咱们拿咱们的盐矿,跟七杀刚开采出来的富矿交换,你说合适不?”

    杨宗娜让姐姐大胆的想法惊的一呆,“这个,如果咱们的盐矿真的面临枯竭的境地,那么七杀的盐矿又是富矿,交换当然合算,只是人家七杀也不能同意这种交换。”

    “如果让她们知道实情,她们当然不同意,但是我们可以不告诉她们实情,这个问题先等会考虑,你就说咱们的矿和七杀的交换,到底合不合算?”

    “这个,如果按一个枯竭的矿,和一个刚开采的富矿来说,这当然合算,只是我们现在还剩下的十几条矿道,并没有开采完,不过如果真要开采完,恐怕我们盐矿枯竭的消息,就不可能捂得住了,那时候消息扩散开来,人家谁又会要一个废矿?”

    “那你能确定七杀的就一定是个富矿吗?”

    “这个,没有经过勘探,也没有实际开采,这种事谁能说得好,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她那个矿,至少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富矿无疑。”

    “富矿就好,那我们就大胆一点,如果等到咱们的盐矿的二十多条矿道全部枯竭,恐怕根本就没有交换的机会,只有趁着现在只有三条矿道枯竭,咱们封锁消息,可以试着跟七杀接触,看看他们有没有意向。”

    这个想法很大胆,并且很具有可操作性,当然如果成功,得到的收益也很大。

    这才是杨宗娜最佩服姐姐的地方,姐姐能当上这个家主,她的战略眼光,是自己所没法比的。

    杨宗娜还是有些瞻前顾后,“万一咱们的矿没有枯竭,再万一,七杀的矿只是表面看起来像是富矿,那我们?”

    “你自己感觉你说的两个万一,凑在一起,可能性大吗?”杨宗琪反问道。

    “不大。”

    “是啊,那就行了。有的时候,步子也要迈的大一点。”杨宗琪说道,“就算我们运气不好,都失策了,毕竟这蓬城还是我们杨家的,城主能看着自家的矿产姓了别家吗?”

    “好吧,干。”

    杨宗娜也横下心来,决定孤注一掷。

    说实话,杨宗娜虽然身手强过姐姐,但是在大局观上,却比姐姐差了不少,比如之前杨宗娜自己跟东城杨家联合,吃了闷亏,姐姐杨宗琪并没有怪罪她,甚至问都没问一句,显示出对她极大的信任。

    杨宗娜希望能帮姐姐办好这事,回复姐姐的信任。

    姐妹俩计议后,杨宗娜没有任何迟疑,就去找了唐丁。

    比起宁夫人的诡讦,杨宗娜更信任唐丁。在杨宗娜的眼中,唐丁行事光明正大,而且他打败自己的那次,虽然有一些人辅助,但是也算是正大光明的打败了自己。

    杨宗娜见到唐丁,先是装模作样的寒暄了几句,然后才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唐丁听了杨宗娜想交换矿山的主意后,心里虽然在笑,但是嘴上却在拒绝,“不行,这怎么能行,你们的矿山就要断层,而宁夫人的矿山却开采势头很好。”

    “这都是胡说八道,我们的矿山开采了将近六百年,这六百年一直开采,从没有过什么断层。”

    “既然没有断层,那你何必要急着交换呢?”唐丁反问道。

    “这矿山,怎么说呢,哎,我还是跟你直说了吧,这矿山虽然名义上是我们家的,但是实际上,不光有城主的股份,而且还有其他人的股份,总之,这个矿山牵扯的人员很多。”

    听了杨宗娜的话,唐丁又摇头,“既然这么麻烦,宁夫人就更不可能跟你换了,她的矿很好,而且都是她一个人的,没有换的必要。”

    “这件事,怎么说呢,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我说了,只是关系复杂一点,但是好处也有啊,就是可以借助这个盐矿跟城主处好关系,当然,还有不少好处,你最好能把宁夫人给邀请过来,咱们当面谈。”

    杨宗娜急着把这件事办成,因为按照如今的开采速度,恐怕矿山最多再有一个多月,其余的矿洞也会陆陆续续的出现断层,到时候,想掩盖也掩盖不住了。

    “那好吧,别的我不管,你们俩谈就可以。再说了你们是朋友,直接约出来谈就行了,何必找我呢?”

    唐丁一提醒,杨宗娜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的确跟宁夫人关系不浅,只是在这种大事的关头,她心底对宁夫人的不信任,不自觉的就表现了出来。

    “算了,还是我来吧,娜姐叫我是看得起我,我也能跟着混一顿酒喝。”

    唐丁说着,就跟杨宗娜一起前往宁夫人的新矿,准备在这里谈。

    唐丁的此举,杨宗娜巴不得,她正好借机仔细观察一下这新矿产量。

    到了之后,杨宗娜发现这矿的产量纯度也很好,根本不用加工,就能直接装袋出售,这就是一个富矿无疑,而且看样子,这个矿应该跟自家最早开采的矿,都处在一条矿脉上。

    杨家的盐矿已经开采了五百多年,到现在,已经开采完了一座山,这座山正好是杨家现在的盐矿跟宁夫人的这新矿中间隔的那座山,看地势的连续性,这应该是之前的矿脉的延续。

    如此一来,杨宗娜就更放心了。

    杨宗娜跟宁夫人的谈判,也开启了。

    杨宗娜摆出了自家盐矿的光荣历史,还有辉煌产量,宁夫人明显的动了心,只是因为杨宗娜的条件太好,她不敢答应。

    宁夫人的问题跟唐丁相同,杨宗娜又把刚刚敷衍唐丁的那一套搬了出来,劣势是股份复杂,但是优势却是可以跟城主建立关系,这对想要转型的七杀也很重要。

    宁夫人明显对杨宗娜的说法非常感兴趣,她现在不怕关系复杂,就怕没有关系。

    当然,现在除了关系之外,还有这百年老矿的源源不断的财富。

    其实,宁夫人跟杨宗娜的问答,包括宁夫人先喜后疑又喜的表情,也都是唐丁提前跟她讨论好的。

    总之,谈判进行的非常顺利,两家很快达成了共识,签署了协议。

    三天后,在媒体的见证下,签署了正式的转让文件。

    从这以后,宁夫人就成了蓬城这个百年老矿的最大股东,而西城杨家也退出了这老牌矿产的经营,转而经营一家新的矿山。

    很多人对此进行了解读:难道是西城杨家的钱赚够了?还是城主要疏远西城杨家?抑或是西城杨家跟七杀集团有什么黑幕交易?

    一时之间,蓬城的盐矿矿山,成了记者们和很多探子的聚集地,他们都想打听更多的消息。

    不过就在众人纷纷猜测西城杨家的目的之时,两家的矿山,却都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

    宁夫人刚刚得到的百年老矿,竟然连续开采出断层,资源枯竭的矿道是一条又一条。

    而那边刚刚得到的富矿的西城杨家,却高兴坏了,因为她们的矿山开采产量不断增加。

    但是没过多久,西城杨家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她们的矿山在大面积的开采之后,竟然也出现了断层,开采到了尽头。

    杨宗娜不禁怒骂宁夫人果然是杀手无义,不光无义,还是彻头彻尾的大骗子,竟然把自家的百年矿山给骗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天命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鲲鹏听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鲲鹏听涛并收藏天命相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