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玉!

    季风塘此刻的身子,都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起来。

    冰刺已经扎进了他的身体。

    此刻身子颤抖,冰刺震荡,带来的痛苦简直难以形容。

    而且因为筋脉已经完全坏死的缘故,这股剧痛,更是比平时要强烈十倍。

    可即便这样,疼痛还是抵不住夺魂玉给季风塘带来的恐惧。

    多余掌管苍羽门典刑的季风塘来讲,他太清楚这青蓝色的玉石,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了。

    而楚言此刻,就将一块巴掌大小,四四方方的夺魂玉,在季风塘眼前晃来晃去。

    “侵入修士的大脑,去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

    虽然说残忍了一些,但是很多宗门,在审讯犯人的时候,遇到那种硬骨头,都还是会使用的吧。”楚言说道。

    “至于说遭到夺魂的修士,据我所知,最后有八成,都会变成白痴。

    还有两成,则是会当场死亡。

    我说得对不对?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现在回答不了我的问题。”

    楚言说话的时候,就握着夺魂玉,朝着季风塘的眉心靠了过来。

    季风塘的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瞪着越来越近的夺魂玉。

    他自己都不记得,曾多少次将这刑法的手段,施展在有罪或是无罪的修士身上了。

    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过,会有被人将夺魂玉用到自己身上的一天。

    玉石之中,那流转的青蓝色光芒,此刻在季风塘的眼里,好像化成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而楚言的声音,此时也仿佛忽远忽近地,传入他的耳中。

    “夺魂玉的使用,是有风险的。

    一般情况来讲,就是比拼两者之间谁神识和意志更强。

    如果使用者输了的话,那么夺魂玉的作用,就会反噬在他的身上。

    季风塘,你觉得你会不会比我强?【**爱奇文学www.i7wx.com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你如果比我强的话,那或许你死之前,还能拉我一个垫背的。

    不过我告诉你呢,我这个人做事,习惯走一步看三步。

    所以我觉得,比起神识和意志的话,我不会比你弱。

    毕竟,我不会因为别人有奇遇和仙缘,就会眼红到控制不住地去杀人夺宝。”

    话音落下的刹那,楚言手中的夺魂玉,也按在了季风塘的额头上。

    刹那之间,楚言就感觉到一大股信息,好似洪流一般,轰的一声,狠狠一下,砸进了他的大脑。

    而且这股洪流,还在源源不断奔腾而来。

    大量的信息,无数的画面,飞速一般在他的眼前飞驰、掠过。

    楚言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他感觉自己好像坠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之中。

    无尽的海水,朝着他倒灌过来,要将他彻底淹没。

    只是和真正的海水不同的是,这片大海中的每一滴水珠里,都可以看到一幅幅画面。

    不过楚言稳守心神,岿然不动。

    当最后一幅画面,在楚言的脑海中掠过之后,楚言的眼前,出现了一次明暗的交替。

    他的意识,也在这之后回到了现实。

    楚言朝面前的季风塘望去。

    无心上师此刻瞳孔扩散,虽然还有微弱的呼吸,但是整个人,已经和死几乎没有区别了。

    过得片刻,楚言叹息一声:“早知道你这么无恶不作,就不会让你死得这么轻松了。”

    即便强如楚殿下,在刚刚浏览完季风塘的记忆之后,对于这家伙的各种恶行,依旧感觉到不适。

    恶贯满盈、罄竹难书这些词加起来,恐怕都不如季风塘生平所做恶事的十分之一。

    甚至一些邪修和季风塘比起来,都能算是善良可亲了。

    而季风塘最可恶的是,他作恶的同时,还给自己披上了无心上师这一张铁面无私的伪善画皮。

    可以这么说,季风塘受过多大的褒奖,再扩大五十倍,就是他背地里那些恶行所应承受的唾骂。

    季风塘记忆中的那些画面,自然给楚言带来了不适。

    但是同样的,记忆中得到的有用信息,对于楚言来讲,也是大大的收获。

    比如往小了讲,对方如何追踪到自己,如何布局,这些原本应该会随着季风塘死亡而永远被埋住的真相,此刻就被楚殿下轻而易举地挖了出来。

    原本楚言还担心对方是用了什么了不得的惊天手段。

    浏览完这段记忆后,楚言才发现,原来对方的手法也不怎么高明。

    自己未来有时间,顺手解决掉就可以了。

    此时对楚殿下更重要的,是属于季风塘另外的一些记忆。

    比如往大了讲,季风塘收藏各种珍宝的宝库所在。

    季风塘生平以掠夺为趣,他掌管着苍羽门刑法的同时,又以这样的身份,豢养和驱使了一大批穷凶极恶,但是又算不上邪修的散修,为其卖命,为其四处掠夺资源和财富。

    楚言刚刚就从季风塘的记忆里,发现了他藏匿这些资源和财富的各个地点所在。

    楚言如今虽然拥有十二国宝藏这个大宝库。

    但是十二国宝藏中的宝物,是以各种天材地宝为主,主要的用途,还是在炼丹和炼器上。

    而季风塘拥有的宝库中的宝物,则是以法宝武器和灵石、布阵所需的种种材料为主。

    其他先不说,光是那些玲琅满目的法宝,就是楚言现在最需要的。

    此时唯一让楚言感觉到有点可惜的,就是季风塘随身所带的储物袋、储物玉佩和储物指环内,宝物并不多。

    不过除了那可以窥探空间的镜子之外,楚言还发现了几张阵图。

    从这几张阵图上,楚言可以推测出来,季风塘在阵道方面,并不能算精通。

    之前他用阵法困住自己,显然也是使用的阵图,而不是亲手布阵。

    这些东西,现在自然都归楚言了。

    翻了翻阵图后,楚言的心中,就有了计较。

    稍微整理了一番,将此次所得收好之后,楚言再朝季风塘看去,发现对方此时已经彻底断了气,身体也被厚厚的冰霜覆盖了起来。

    冰雪就像是一口棺材,将其装在了里面。

    “这家伙先留在这里,我以后要用,你不要吃了。”楚言不知道这僵尸犬妖吃不吃尸体,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提醒了一句。

    僵尸犬妖扭动着身子,示意自己知道了,那讨好的模样,真的让楚言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忘记了自己被人打爆了脑袋,还割掉了尾巴。

    吩咐完僵尸犬妖之后,楚言回到现实之中。

    海风此刻依旧在吹,海面上的血迹,此刻还没有完全散去。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御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流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牙并收藏御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