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自己拿到画笔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研究出笔的用处,可是云弄歌却借着这支笔接二连三让她吃了不少的亏。

    想起这件事情就暗恨不已,看着一副柔柔弱弱小白花样子的云弄歌,立刻心头就有了一个主意。

    “王爷她说的话不可信,妾身的确是在地牢里打过她,但是确实从来都没有拿过她任何东西,你想想她当初都能够给你下毒,现在当然能够撒谎来离间咱们俩之间的关系。”

    云弄歌实在是没有想到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当着她的面就敢睁眼说瞎话,又气又恼之下竟是忍不住咳了一口血出来。

    夜君城见到她手上的那一抹艳红心像是被人揪着一般生疼的厉害,胸口也是闷闷的,特别的难受,总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云弄歌此刻心里头念着的只有自己所丢失的画笔,指着柳鸢就气愤的说道。

    “你少胡说八道,我那支笔不是你拿走的那是鬼拿走的,快点给我交出来。”

    “你说我拿就是我拿了,我还说是你自己把画笔给藏了起来,就打算利用这笔来陷害我呢,空口说白话这种事情谁都会干,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小心我治你的罪。”

    云弄歌只觉得眼前的这一幕特别的讽刺,当时在指责她的时候,一开始也是什么证据都没有拿出来就明目张胆的定了她的罪。

    如果现在这件事情落到秦芸儿自己的身上,就又换了一个嘴脸,看着当真是十分的可恶。

    知道这么跟柳鸢打嘴皮子功夫是,无法把笔拿回来的,转头就对夜君城说道。

    “这支画笔对于我来说真的有很重要的意义,是不可能拿它来开玩笑的,你能不能信我一次帮我把笔给找回来。”

    因为夜君城进入地牢把她救出来的行为,那云弄歌对这个男人再次有了好感,想要遵从自己的本心一次试一试看这个男人究竟值不值得她信任。

    看见云弄歌满心期许的望着自己,夜君城觉得胸口暖洋洋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它填满了一般。

    “柳侧妃你跟本王说实话,究竟有没有拿过那支画笔?”

    云弄歌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就能够得到夜君城的帮助,这件事情让柳鸢气恨不已,想想不想来就直接否认道。

    “没拿过就是没拿过,那种画笔就算是拿来送给我都不稀罕呢。”

    云弄歌靠在床头上静静的看着她,那表情就好像是在说演接着演,我都要看你究竟能演到什么时候。

    双方各执一词,每个人都信誓旦旦的指责了对方,打心底的夜君城相信云弄歌的,如果不是因为柳鸢还有着别的用处,现在早就押下去大刑伺候了。

    出于对云弄歌的信任,直接就朝下属吩咐道。

    “你带领一队人去柳侧妃的院子里找一找,看看那里究竟有没有云弄歌的画笔。”

    云弄歌发现柳鸢听到这个话一点都没有显出慌乱的神情,稳稳当当的站着,就好像这件事情当真跟她无关一般。

    若非是云弄歌亲身经历的事情,光凭柳鸢这一身的演技都要险些被她给糊弄过去。

    夜君城下属做事的手脚很快,没一会的功夫就做完任务回来,对他恭恭敬敬的说道。

    “回王爷,属的人已经将柳侧妃的院子翻了个遍,但是并没有找到弄歌姑娘所说的那支画笔。”

    柳鸢一听这个话立刻就来了精神,站起来得意洋洋的嘲讽道。

    “看看我就说你是在地牢里待的时间长了,这神智还都有些恍惚了,明明没有拿过你的画笔非说是我拿的,现在可算是给了我一份清白。”

    “不可能,画笔就是你从我手上夺过去的,为了这支画笔你还狠心的把我的双手给打断了。”

    云弄歌本来以为画笔很快就回去找回来,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一地步。

    画笔是她现在唯一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也是她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唯一的倚仗,没有画笔就跟离开了水的鱼一样,完全无法呼吸。

    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因为双手才是刚刚被接好,手上根本就没有绿灯,刚一撑起来立刻就跌坐了回去。

    见她这副凄惨的模样,柳鸢乘机落井下石的说道。

    “我看你呀还是好好的在床上躺着吧,你这伤的不轻,自己把画笔弄丢了都能推到我身上,你至少还都是我命人给打的,要是以后落下了病根子还不得找我拼命呀。”

    这些话简直就是在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云弄歌的心头上戳,正头疼欲裂之际,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画笔可能藏身的地方。

    “王爷刚刚虽然是已经将柳侧妃在院子搜了个干净,但是我突然想到一个地方,侍卫并没有搜到。”

    一听云弄歌这么说,夜君城立刻就来了兴致,挑眉道。

    “哦,不知你所说的究竟是何处?”

    云弄歌看向突然身体有些僵硬的柳鸢,笑嘻嘻的说道。

    “那当然是柳侧妃还没有被搜身啊,我的那个画笔并不大,它藏在身上完全有这个可能性。”

    说这些话的时候,云弄歌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柳鸢看,果然就看见对方的眼神有些不自觉的往四处飘来飘去,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不行,我乃是王府的侧妃,要是就因为你一句莫须有的话就被人搜身,到时候我在这王府的威信何在?”

    秦芸儿一直在旁边看好戏,当然也将柳鸢之前那副不自然的模样看哪个清楚,知道她心中有鬼。

    若是之前,秦芸儿倒是挺愿意落井下石一番,但是现在正在正是对付云弄歌的关键时刻,虽然不甘愿但也只好帮忙道。

    “王爷,姐姐说的对,搜身这件事情作为是有些不妥,这件事情若是传扬了出去,实在是有损咱们摄政王府的脸面。”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云弄歌对秦芸儿也是失望透顶,再也不去想她们之间那份虚假的姐妹情。

    见一直敌对的两人站在了同一局面上,也是毫不客气的说道。

    “说说这件事情当真是没什么可怕的,唯一可怕的就是若是在柳侧妃的身上搜到这支画笔,坐实了小偷,强盗的名头,这才是丢了她的脸面。”

    都没有等秦芸儿她们开口解释,云弄歌就自顾自的说道。

    “柳侧妃刚刚要搜院子的时候不是挺淡定的吗,怎么到了要搜你身的时候就不愿意了?难不成当真是被我说中了,你果然是把我的画笔藏在了身上。”

    这句话说得秦芸儿她们哑口无言,一时之间室内都安静了不少,只能听到对方之间微弱的呼吸声。

    “王爷,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打算的?”

    云弄歌率先打破虚假的平静,直接了当的就跟夜君城说道。

    夜君城的表现十分让云弄歌满意,为对方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吩咐道。

    “没问题,就按你所说的事情去办,毕竟我摄政王府也容不下一个强盗的人,这件事情还是早一点解决为好。”

    柳鸢心里有鬼,当然是不愿意的,还没等人过来就开始挣扎起来。

    “王爷这真的是天大的冤枉呀,你别听这个小贱人胡说八道,妾身从来就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妾身伺候你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你还不知道妾身的为人吗?”

    侍卫只听夜君城的吩咐,没有他的命令不管柳鸢再怎么挣扎,也还是被控制住了双手,正打算把人拖进内室,让妇人去搜身时。

    突然就出现了令人非常尴尬的一幕,只见在柳鸢挣扎的时候一支墨色的画笔就从她的身上掉了下来。

    平时云弄歌没少在众人面前用这支笔画画,只不过是看了一眼,就知道地上的这支画笔究竟是谁的了。

    柳鸢整个人都蒙了,完全没有想到这支笔竟然会自己掉下来,赶紧跪在地上磕头请罪道。

    “王爷我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现在证据确凿,根本就无法抵赖,夜君城命人将画笔捡起来交给云弄歌说道。

    “画笔本王已经给你找回来了,以后自己的东西好生的保管好,不要再弄丢了。”

    难得找到失而复得的画笔,云弄歌可算是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

    “好,你放心好了,以后再也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

    云弄歌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夜君城立刻就命人狠狠的惩罚了柳鸢。

    甚至就连一直在旁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也受到了他的责难。

    “秦芸儿这次的事情本王对你很失望,本以为你是一个值得托付大事的人,可从来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是如此一个是非不分之人。”

    秦芸儿赶紧的告罪道。

    “妾身有罪,请王爷重罚。”

    秦芸儿道歉的态度如此之后,这让夜君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道。

    “行了,你就好好的回去想想这次发生的事情吧。”

    虽然这一次并没有受罚,可是这简直比让秦芸儿受到惩罚还要让她感到难受,回到房间之后就冲着丫鬟下人发了好大一通的火气。

    同时心里对云弄歌的恨意更是加重了,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对方死去。    。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神笔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溪水浅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水浅上并收藏神笔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