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刺击,让张兮措手不及,倒不是无法应付,而是在这旁边的战斗圈子里,就是余天宗的高手。

    从他一路奔来所见到的交手情况来看,余天宗的底蕴还是不错的,赶走这些黑袍刺客是迟早的事儿。

    贸然出手,势必会被发现自己所隐藏的实力。

    不能以弟子的身份蒙混过关,他就必须用考生的身份来解释。

    要不然,被当成是外来敌,更加麻烦。

    “哼,小贼也想闯我灵器库,自讨苦吃。”

    一名正在战斗的余天宗长老似乎是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在击杀一名黑袍刺客后并没有过来阻止这名刺客,而是前去击杀另外的刺客。

    “自讨苦吃?”张兮迅速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打算推门而入躲避此刻进攻,再趁乱先一步将里面的宝物全给用护腕过一遍。

    黑袍刺客的目的也是里面的宝物,见着宝物,自然会先着眼于宝物,而不是与自己缠斗。

    至于之后要怎么向余天宗解释,他也不打算解释了,趁着黑袍刺客拿走宝物,余天宗人去追宝物的时候,他就顺势离开,不再回来。至于对另外两座宝库的想法,就暂时先告一段落。

    他来余天宗,已经有了一样收获,再收获一点灵气法宝,他也是能够就此知足的。

    余天宗长老的那声“自讨苦吃”还有不管不顾的态度,让他留了一个心眼,身形向下一顿。

    血红色的刀刃越过张兮,直接刺向灵器阁的门。

    “哐!”

    巨大的冲力在刀刃接触到门上的那一刻,从门上迸射而出,张兮低着甚至,睁大眼睛,亲眼见证那无形的巨大冲力顺着刀刃,传入到黑袍刺客的手臂上。

    “破”“破”“破”

    他手臂上的衣袖被四分五裂。

    “咔咔咔”

    骨头断裂的声音接连响起。

    “咚”

    随着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响起,他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停下,身体宛若被全部碎成了一截一截的石头如烂泥般的瘫在地上,生死不明。

    张兮再回头瞧向这灵器阁的大门,试图伸过去的手,收了回来。

    果然是有问题的。

    多亏了这个黑袍刺客,要不然,被反弹成那样儿的,极有可能就是他。

    眼看着战斗越发接近尾声,张兮不舍的看了眼这灵器阁,牙一咬,又转身折返向对面那座考核的阁楼山跑去。

    他是已经有了一个收获,应该知足的。

    若没有黑袍刺客的那一下,或许他对那灵器阁的向往还没有那么强。

    有了黑袍刺客的那一下,他对那灵器阁的想法,就比之前要多了不少。

    在他最初的想法中,灵器阁最多就是派个还算厉害的执事或者几个弟子轮番看管。

    事实证明,它不需要被人看管,相反的,即使不用被看管,它的自我保护能力依旧十分强盛。

    正是那个结界的威能,让他留下的。

    具有如此威能的结界保护,那么在里面的东西,一定会非常符合他的心意。

    “你们,没事儿吧?”

    张兮的判断一点没错,在他回到阁楼周边的一处小树下,还没等多喘口气,便有内门弟子过来接他们了。

    看着好几个修为不低的内门弟子过来,将自己藏得很委屈的考生们探出头来,慢慢爬起,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压抑在心中的憋屈,第一时间爆发出来,“哇!!!”

    除了张兮外,其他几名还能自己爬起的考生,或多或少,都跟着掉着眼泪,他们只是来参加考核,只是想来功成名就,光宗耀祖,回去好受十里八方赞赏的。

    没想到荣耀还没拿到,他们便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一圈。

    活着,是他们的运气好。

    那位哭的最凶的,在见证郑飞舟被砍掉头颅,地上躺着的考生被直接刺杀,好不容易跟着张兮跑出来,一个在他旁边的考生因为太害怕,加快速度向冲下山,结果一脚踩空,径直摔了下去,场面难看。

    相比起来小小年纪几乎无风雨成长的他们,哪里见过这些,他们需要时间去适应与消化。

    几名内门弟子想起了自己当初第一次下山试炼,见到某些血腥残忍画面的时候,他们能够理解这几名哭的厉害的考生心情,尽力安抚着他们。

    “那名在里面与刺客作战的师兄呢?他,还活着么?”

    在看到几名内门弟子都比较好说话的状况,张兮往阁楼里瞄了一眼,试探的问了一声。

    “师兄已经被先一步送回山门进行治疗了,无生命大碍。”

    其中一名内门弟子以为张兮是在关心保护他们的师兄,欣慰的点点头,同时温柔的回答道。

    “哦。”

    张兮倒不是希望那名内门弟子英勇献身,只是这次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他目前还继续打算留在余天宗,有点担心那位内门弟子在之后的日子里,会不会为今天这事儿给他使绊子?

    另外一名内门弟子看着其他还有精力哭的考生都在哭,就张兮一个人冷静的站在旁边,虽是不是露出一些令人费解可能是在痛苦的奇怪表情吧,但按常理的情况,心中有委屈,发泄一下最好,何况旁边有人哭的很厉害,也不会显得丢脸。

    他将疑惑向着张兮问了出来,“你怎么不哭?”

    张兮回过头去,看着各个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皱了皱眼角,他要盲从一下么?

    他实在是哭不出来,他也不想哭。

    哭,是最没用的表现。

    他以前哭过,没少哭,哭的比他们还伤心。

    但那有用么?

    没用。

    除了会让自己耗尽体力,越来越难受外,还会觉着自己特别没用。任何的一切,都不会因为他哭了,被改变。

    从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加不会。

    眼泪,他是挤不出来了,为了配合内门弟子的关系,他用力抓住自己的心口,压低声音强行哽咽道,“我?我,只是在压抑心中的悲愤,保持冷静,其实,我的心,也在滴血。”

    在让考生们又多哭了会儿时间后,一名师兄适时开口,“行了,都别哭了,在来的时候,我们接到了最新指令,你们这次参加考核的,全部通过,并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血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皇小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小祥并收藏史上最强血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