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赵柽哭的自己都觉得嘴酸的时候,那些家长终于回到了教室,呵斥着自己孩子闭嘴。赵柽此时好羡慕他们,自己老爹还不来,他快演不下去了。

    “咳咳,衮王,您要不先去洗把脸,这天可是很热的。”一位家长走向前来,对着赵柽弯腰大声提醒。

    赵柽一听这话,觉得挺靠谱的。刚准备停止哭泣去洗脸,瞬间想到了什么,啪的一下,抽在那人脸上,然后继续哭着喊着要爹爹。

    那人脸色一时间青红变幻,最后还是忍了下来,退到一旁不再言语。

    过了大概有三四分钟,屋内瞬间寂静,赵柽打眼偷瞄,原来是大娘带着娘亲来了。

    “啊,我的儿啊,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娘亲扫描一圈看到赵柽满脸雪迹,惊呼着小跑了进来,抱着赵柽疼惜不已,细心查看。

    赵柽顺势趴道娘亲耳边,边哭边小声道:“没事皮外伤,讹诈他们。”

    娘亲身体一僵,而后放松下来,仍旧不放心的仔细查看他是否有其他伤痕。

    众人见到娘亲的动作,那还不晓得来的二位是谁,连忙跪地请安道:“圣人万福,郑娘娘吉祥。”

    “哼,你们眼里还有本宫啊?本宫的儿子被你们的不肖打的头破血流,怎么?想造反?”大娘不动声色,语气平缓的走到主位坐下。

    众人连忙叩首于地,惶恐道:“圣人,微臣不敢,都是那小儿无知,顽劣成性,误伤了衮王。”

    “是啊圣人,刚大夫查过了,衮王额头只是受的皮外伤,并无大碍。”

    “圣人,这娃娃们都有调皮的时候,再说微臣的这几个娃娃也被侍卫打断了腿,恐终身残废了啊。”

    一时间,这些小官渐渐把罪责推到赵柽身上,指责他放纵侍卫下重手,放兽行凶。又搬出各自的老爹,向大娘施压,把赵柽气的压根儿痒痒。

    大娘自顾欣赏着自己的秀手,也不言语,等众人说完,想要起身时,大娘暴喝:“混账,哪个让你们起来的,你们老爹没得本宫的准许,也得老老实实的跪着。”

    转头盯着赵柽道:“柽儿,你可真有本事哈,竟能一人放翻七八个十岁孩童,还能全身而退。当时可有其他人在场?”

    赵柽一听这话松了口气,嗫嚅着道:“有,有个同窗,小,小胖看到了。”

    这时那中年老夫子,推了下门口那老夫子,老夫子看了赵柽一眼,起身失礼,缓缓退了出去。

    不多时小胖子跟谁老夫子来到学堂,费劲的下跪行礼。在大娘的问话时,抬头看了赵柽一眼,见他眼色使来,心领神会,讲自己看到的一切,及前天的前因后果,一并添油加醋说了一番。

    娘亲听着不由得心疼不已,几次三番的查看赵柽的伤势。继而脸现寒霜,目现杀意。

    待小胖子讲完,大娘吩咐他侧立一旁。这才开口道:“如果刚才那番话被圣上知道,你们老爹是否能安然无恙啊?圣上可是很宠柽儿的,前几日封闭京城的事儿,想必你们也有耳闻。”

    “圣人,这是小孩子学堂发生的事情,咱们做家长的私下解决,私下解决...”。“圣人,孩童之间的事情...”,“对对,圣上日理万机...”

    “呵呵,既然要私下解决就按之前小胖子的标准为参照,小胖子你说该陪多少钱啊?”大娘不由得笑了,这些人心中所想,她一清二楚,故意让小胖子说个数字。

    小胖子倍感意外,瞅向赵柽。赵柽连忙张着‘万’字口型,担心小胖子看不懂,故意说了两遍。

    小胖子给了赵柽一个放心的眼神,昂首挺胸道:“赵柽比我身份尊贵多了,你们还因为前天他帮我故意找茬儿,又打的那么重,我觉得应该万万两。前天你们给我一千两我都觉得亏,才一辆马车钱,我爹都说我贱。”

    小胖子刚讲完,见全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瞅着他。人家小胖压根儿不在意,好久没有在外面享受瞩目礼了,终于能感受赵柽一样的风采了,啧啧,爽。

    跪伏的家长回过神来,愤怒的站将起来,指着小胖子就要开骂。大娘咳嗽了一声,众人连忙转身弯腰行礼。

    “圣人,这孩子口无遮拦,作不得数,我们七家加起来也凑不出这个数啊,圣人您应该了解的。”其他人连忙附和。

    娘亲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下,开口道:“那你们说多少合适?”

    这时左边一人拱手道:“圣人,这衮王虽说受了伤,但是我们几家的孩子也全部断了腿。我觉得一万两挺合适的,不能再多了。”

    赵柽心中默算了一遍,一万两相当于后世的一千万。瞬间就不开心了,感情你想拿京城的一套房子就打发我了?还特么是接近外城的那种,想得美。

    “哼,养不肖,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本王差点被你们的儿子打死,本王觉得你们是谋反,想用一万两来掩盖这件事情,未免想多了吧?本王不金钱,本王家中有的是。”赵柽义愤填膺,从娘亲怀里跳出来道。

    “小王爷,您是受了伤,现在不是没事吗?我们家孩子还都断着腿呢。我们出十万两,您就高抬贵手绕了我们吧。”人之中议论纷纷,大概意思就是不会再加了。

    而旁边的几位老夫子这是眼前一亮,同时望着赵柽,像是看什么稀世珍宝。

    赵柽不屑的哼道:“断腿?怎么没见他们流雪啊,本王是不信。本王估计自己现在是回光返照,啊,本王快要死了。“说完立马抱着头痛苦不已,向地上卧去。

    娘亲连忙拉住他,暗中白了他一眼,面若寒霜道:“外面都是些庸医,不如请宫里的太医给众家孩儿看看?”

    “娘娘,这到不必,我们孩儿没那么金贵,这样吧,五十万,再多我们真要砸锅卖铁了。”一群人期期艾艾的哭诉着。

    大娘也是看出他们想什么,正思索着成交价位维持在多少合适。忽听赵柽道:“没有一百万,和你们费什么口舌,娘亲咱们走,让他们找爹爹说去。”

    大娘愣了一下,觉得赵柽虽是要的多,但以这几人的家庭情况,合起来还是拿的出来的,只是稍微有些伤筋动骨。

    大娘起身拍板道:“就依衮王的意思,可以用他物做抵债。不同意的话,让你们的老爹找官家吧。”说着就带着赵柽娘俩儿出了师堂。

    众人追上去还欲讨价还价,大娘挥挥手像驱赶苍蝇似的,让他们退下。

    赵柽心里鄙视着:哭什么穷,才十亿而已,你们几家均分下来才一亿多点。汴京内城的一个宅院而已,我看你们是要官还是要房子。

章节目录

北宋帝国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馒头就大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馒头就大蒜并收藏北宋帝国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