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里传来一阵阵污秽之气,呛得人不得不掩住鼻息。

    “谁,你们是谁,站出来说话!”

    “北阴,是不是你?我就知道,你没勇气死,孬种,哈哈!”

    ……

    这怪人披头散发,肢体幅度较大的晃动着,口中激动地咆哮着,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我抽了抽鼻息,抓住这个时机,仔细打量了此人一番。

    单从面相上来说,只能说,其长的很怪,脸部布局有点扭曲,最主要的是,其双眼被挖,黑洞洞的眼窝看起来有点吓人。至于气脉,倒也不是很高,应该也就是入圣初期,在冥间,这等修为的人并不少数!

    “说话啊,你们说话啊!”这人喊了半天,见没人吭声,变得有些气急败坏,疯狂地瞅着四周大喊道:“卑鄙小人,无耻,恶心,你们不说话就没事了?你们早晚都要受到天谴,哈哈!”

    刘大进面露不悦,要上前开口。我一笑,拦住他,让他不要出面。

    这人在这里圈了这么久,被封起来也有好几十年了,一定憋了满肚子的怒火和委屈,这时候对他开口,无非是给自己找不自在。让他骂,骂累了,泄了气,在说话未尝不可!

    我们三个就那么站在那,一动不动,连气脉都不动,让这人连我们在哪个位置都捕捉不到。

    就这么哭啊,笑啊,咒骂啊,足足骂了半个时辰,这怪人终于累了,卷了,沙哑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口中呜咽道:“你们说话啊,说话啊!你们凭什么关老子?凭什么!啊……算我求你们了,说说话吧,我生不如死!”

    我觉得时机已到,便轻咳了一声,淡淡道:“知道此时何年吗?”

    这人快速扭了扭脖子,通过声音判断出我的位置,忙不迭道:“你是谁,你不是那三个伪君子,说,你是谁?佑宁?还是钟馗?还是阎罗?”

    “你先告诉我,你知道此时何年了吗?”我又问道。

    怪人瘪了瘪嘴,拘谨地摇了摇头,能看得出,他内心多少还是有些慌张的!

    刘大进大声道:“现在阳间是始皇帝驾崩后第三十七个己亥年,也就是有巢氏结界部落后第五个千年!。”

    这人听罢,皱了皱眉,低声嘀咕道:“换算成冥历的话,就是北阴纪年八千六百四十年。怎么会这么快啊,我被关在这里竟然已经五千年了,北阴、东皇、帝俊这三个老东西也已经有一千年没来找我了,时间太快了……呜呜,我已经是废人了,北阴啊北阴,你这个伪君子!”

    怪人痛苦不堪地呜咽着,我安静地等在一旁,知道其平静下来,我才开口道:“不妨告诉你,酆都大帝早就归元了,而且,已经足有一千多年了!”

    “你说什么?”怪人一骨碌爬了起来,大声问道:“北阴那老东西真的归元了?”

    “用的着骗你一个瞎子吗?”刘大进哼声道:“老头,你囚禁于此,恐怕还不知道吧,就连少帝,都已经驾崩了,这冥间现在掌权的是摄政翊圣钟馗!”

    “钟馗?”没想到,听到钟馗二字的时候,这怪人竟然笑了,还拍着大腿越笑声音越大,最后声音都变了调地说道:“这样的人物竟然都成了冥间的头号人物,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北阴啊,北阴,你归元了,真是太可惜了,你该活着的啊,和我一起见证我的预言啊,准不准?准不准?”

    看着人疯疯癫癫的样子,刘大进附耳低声道:“罗卜,这人是不是魔族的啊,怎么有点癫啊。虽然说,隋云鹤和你有约,可是,我还是不太信得过魔族。当然,也可能是一直以来魔道被黑化的缘故吧,一时还难以接受,曾经有过四界盟约这种事!”

    刘大进说的是实话,不仅仅是他,其实我也如此,尽管我在内心里是同情魔族遭遇的,不过,有时候脑子还是下意识地把他们想象成我们的反派。

    但是,眼前这人绝对不是魔道,这一点我还是十分清楚的。从气脉和面相来看,这人应该是先天鬼族。先天鬼族往往长相怪异,如兽如禽,而后天鬼族则是轮回者,一般都是正常人形。

    “听说您会算?”我等其笑完,突然问道。

    这怪人幽幽咧出一丝诡笑,循着声音朝我挪了挪,忽然大声咆哮着,指着自己的眼睛道:“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你看好了,老子这对招子没了,天算者,没有眼睛,我还算什么?算什么?北阴,帝俊、东皇,你们毁了我,毁了我!我要……”

    这家伙张牙舞爪,一副吃人的表情。刘大进马上拦在我前面,高抬手掌,翻手就要劈砍!

    “让他说!他要干什么?”我听闻此人自称是天算者,马上拦住了刘大进!

    这人喊道一般,软软地瘫在了地上,呜咽道:“我能干什么?什么都不能干了,我是废人!”

    “呵呵,这就自暴自弃了?”我冷笑道:“我可听说,北阴大帝归元前,最后一次见的就是你!说说吧,他和你说什么了?”

    怪人有些吃惊,嘀咕道:“你是说,北阴那次见完我之后就死了?呵呵,他道真是个汉子。唉,何苦呢?我就是想听你承认自己错了,而不是一个归元的传奇。”

    说到这,这瞎子抬起头,看着虚空问道:“还没问,你是谁?你为何来找我?”

    我丝毫不隐瞒,大声道:“我叫罗卜,是个鬼医,也是个术士,如今准确说应该是个老鬼!我找你来,就是循着大帝生前最后的足迹来的。我想知道,大帝归元前到底说了什么,另外,还要寻找一件失踪的东西!”

    “你是鬼医?”这人突然来了惊声,大声问道:“如此说来,你是鬼医宗庭山出身了?悬壶老头是你什么人?”

    我答道:“悬壶老人正是家师,而我,也正是如今悬壶峰的掌峰者!”

    这怪人突然一骨碌跳了起来,准确地捕捉到了我的位置,窜了上来叫道:“你是悬壶峰第十九弟子,对不对?哈哈,你能活下来,不错啊。悬壶老头还真有些本事……”

章节目录

六指诡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令狐二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令狐二中并收藏六指诡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