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制造丝线者,估计是一位实力惊天动地的存在。

    超过域主是肯定的,因为贾岩见识过域主强者的实力,确实很厉害。

    虫族女王说是在域主里比较厉害而已,可见肯定还有更厉害的域主。但再厉害的域主,贾岩也不信,会达到刚才那种厉害的程度。

    所以问题就是,这家伙,是星河高阶呢,还是传说中的‘星河巅峰’?

    如果是星河巅峰,问题就真的很大了。

    “唉,这银河中央星域,还真的有些我无法了解,暂时也不敢去了解的事情啊……”

    贾岩默默的再看了看,那位仿佛已经完全舒服的熬品,只见他散去实力的速度,比起先前要快的多了,心里顿时知道,自己将多一位弟子了。

    虽然少了这么一份丝线,可对熬品的天赋,没有丝毫的帮助,甚至贾岩能够感受到,那丝线也就每隔一段时间,吸取一点点熬品的能量通过丝线运转到哪里,对他本人的修炼与未来前景,是一丝一毫的影响都没有。

    可就算如此,贾岩也不敢让这种东西,变成到了自己的身体内,因为谁都不知道,这样的一条丝线,是否会影响自己的性命,或者什么情况下,丝线的主人,想要自己性命的时候,岂不是任由对方宰割?

    “很可能,丝线的主人是一位超级可怕的存在,然后……他通过修炼的功法,或者别的什么办法,将自己的修炼技巧传授到整个银河中央星域,接着,整个星域里的强者,只要是达到了恒星级,就都变成了他的能量来源?”

    贾岩默默的,分析了一番,对方的作法与可能性,接着不由轻轻的感叹。

    这就是强者,虽然贾岩不认可对方的作法,但想想这背后可能获得的利益,又会对这位强者带来多大的好处,就算是贾岩,都极为心动……

    “不对,这位强者的丝线,可能也会对强者有好处,比如在强者进行突破的时候,这位强者若是有心,稍微的用丝线引导一下,那那位强者就有可能突破成功了。那么这种情况,是不是就是银河中央星域内部,许多的强者容易突破的一个理由呢?”

    贾岩突然又想到了这么多。

    如果是的话,那么许多的强者,特别是恒星突破到星河的存在,估计就算知道了丝线在自己身体内,估计也不会对投放者有什么不好的感官,毕竟对方帮助了他们突破。

    这都像是共生的关系了。

    当然一切都是贾岩的想像,事实究竟如何,贾岩也无从判断。

    “总之,暂时来说,这丝线的存在,对我来说有点诡异,别去管就好了,希望丝线的主人不会看重这区区一条的丝线,不然我的麻烦可就很大。”

    贾岩是真怕对方来临找麻烦,他连域主生物都对付不了,如果来了一位比域主都要更可怕的强者,他还是直接投降受死的比较痛快。

    那么丝线的主人是否会来找他麻烦,贾岩想也认为是不会的,因为他看到那么多的丝线,莫名其妙的断一根,或者被他人发现一根,想必那位主人也不会说什么,只要不去宣传此事应该就没事了。

    事实上,贾岩不知道的是,当他将熬品身上的丝线搞断的时候,远在某个极为安静之地内……

    “哦?又断了根么?这个月都第……十次了吧,看来很多人知道了我的存在,不过无所谓……小辈们的实力,于我而言只是一点点美味,况且我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守护罢了,换取他们的一点点修炼资源,并不过份,想必无人会宣扬,即便宣扬,当今能够记得老夫的人,估计也没多少了罢……”

    一道淡淡然的声音,在这片安静之地内传来。

    然后只见这片安静之地处,万千无际的白色丝线,化为了一大片白色的海洋,涌现说话的存在……

    ……

    关于阴阳宗与那家誓死不从势力的事情,很快就莫名其妙的发酵了,搞得整片阴阳宗附近势力,每一个人都人尽皆知一样。

    每个不从的势力,不管是高层还是底层的民众,都在紧锣密鼓的观察着阴阳宗与这家势力的动向。

    他们也不对阴阳宗有什么好感,可阴阳宗的可怕实力,还是令得他们每一个,都极为的忌惮。

    所以他们在看着这一次事件的阴阳宗处理办法,如果处理的不行,那么他们未来肯定是渐渐与阴阳宗离心离德。

    这就是每一个势力,特别是大型的势力,都不能错过任何一次展示武力机会的原因与理由,毕竟你只要有一次没有做对,那么未来就会有无数的势力,喊着你已经‘实力下降’这个个口号,对你发起反攻。

    这种情况下,本来还是比较友善的势力还比较好,但如果一开始就如阴阳宗这样,以势服人的势力,就会很惨,毕竟痛打落水狗。

    而阴阳宗本身,也明白此事的重要性,所以对这件事可以说并没什么不看重的想法。

    而且就在那家势力最终公开表态,说不会给予阴阳宗物资,更是呼吁整个星空里的势力,都对阴阳宗这强买强卖的势力,进行抵制的时候,阴阳宗内的‘外派部队’,果然开始了行动。

    阴阳宗的外派部队,就是时时刻刻等候着,朝外出击的部队,先前的时候,每次的对外行动,全是这支外派部队在做战,其战斗力之强,其做风之狠辣,几乎可以令得那些势力中的小儿止啼。

    而这一次,阴阳宗又派出了外派部队,甚至不止如此,还将整个阴阳宗里,可以说是第二号人物的‘比莉大师姐’,也放出了这次的战斗。

    要知道,阴阳宗的比莉大师姐,是阴阳宗里的一个绝对性的实权人物,虽然听说她只是一位孩子,但因为聪明伶俐,非常得阴阳本人的喜爱,经常说些童言无忌的话,却影响了整个阴阳宗如今的走势。

    所以放出她来,代表了阴阳宗准备与那势力玩一场大仗的想法。

    而且看似这比莉的身边,并没有什么强者在保护,可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一点,因为比莉这样的人物,不可能没有丝毫的保护,就外派作战的。

    大家预估,这位阴阳宗的大师姐,肯定会有一部分的半恒星级强者保护,甚至会有可能,存在着恒星级强者暗中保护。

    而且以阴阳宗那邪门无比的阴阳道战斗实力,来一位半恒星级,就几乎可以相当于在这星空中的其他两位半恒星级,来一位恒星级,道理也是相同,甚至因为阴阳道的恒星级,全是那几个神神秘秘的身份不明恒星级存在,所以实力还可能往上打一个大问号。

    可以说,绝对是万无一失的。

    眼下的情况,就是看那被阴阳宗盯上的势力,最后关头是认输呢,或者真的敢与阴阳宗打上一仗。

    毕竟对大部分的势力而言,阴阳宗虽然崛起的时间不长,可他们还是知道,阴阳宗确实战斗力极端的可怕,若非如此,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崛起成为一个强大的势力吧。

    所以这胆敢捋老虎胡须的势力,要么就是在测试阴阳宗的底线,要么就是真的有倚仗,当然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势力真的上头了,准备反抗阴阳宗找死。

    只是这样的可能性不高,星空里,哪个势力可能因为热血之类的,就做胡涂事,基本没有的。

    浩浩荡荡的明面上阴阳宗部队,还是极为可观的。

    为了对付这可能是最近,胆敢反抗阴阳宗势力的最后一波,阴阳宗估计是准备给整个星空的所有势力与人上一课,于是派出的军队,可以说豪华无比。

    除了传说中,从来没有被外派的年幼大弟子比莉外,还有七八位的半恒星级,这还不包括可能隐藏在暗中的半恒星级,外加也有可能隐藏的恒星级强者,以及五千艘战舰,和大量的物资商船,舰队,大大小小的战争堡垒,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极为强悍。

    当然了,换成别的势力,这阵势也就一般,毕竟五千艘战舰,对许多的势力来说,真要去凑一凑,还是有办法凑出来的。

    但对阴阳宗就不同了,阴阳宗以前,用一百艘的战舰都能击败一个势力,而如今的五千艘,战舰的数量,规模,以及强者的等级与实力,都与那些不可同日而语,可见这五千艘,放在阴阳宗是多么可怕的实力。

    整个四周路过的星路势力们,全数噤若寒蝉,话都不敢多说,更是不敢不让这五千势战舰取道路过一下。

    自然了,五千艘战舰一路上,是要消耗极多的,所以在路途之上,停下来进行一番的补给,或者是以物易物,跟当地的势力与民众交流交流感情,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于是乎,这五千艘战舰一路上,就是这么的吹吹打打,跟过节似的,一路耀武扬威而过。

    甚至这一段路的路程,他们或是交易,或是交流,走的时候,可以说盆满钵满,不管是舰队整体面的资源上,还是单兵人马的物资与个人资产上,每一个都变得饱满起来。

    一个个势力,可以说敢怒不敢言。

    就这样,时间渐渐的过去,一整支兵马与队伍,也没用太快的速度,足足晃荡了近一个月时间,终于赶到了那家胆敢抵抗阴阳宗的势力大门口。

    当然了,说是大门口,其实是一片星空的入口区域,进入这片星空,就是那家势力的地盘了。

    “呔!你这势力,好真不要脸,我阴阳宗跟你们交易,是看得上你们,那么多的好宝物都交给你们了,你们还不满足,一颗星球都不愿意给,是不是太过份了!”

    一位尊者级的生物,变成了喊门搦战者。

    “什么?你们阴阳宗太不要脸了吧。什么叫跟我们交易看得上我们,我们需要你这刚刚崛起的乡下势力看得起吗?还有什么叫拿宝物交易,你们那些破铜烂铁,跟我们交易星球?这样我们把一样的东西卖回给你们,你们给星球给吗?”

    那势力内部,自然也是有会吵架的,一名半恒星级实力的存在,居然气势上压迫住了这边的尊者级生物,抛头露面的大吼。

    只是这边的尊者级生物,明明是实力弱于对方的,可尊者顶峰的他,居然不怕眼前的半恒星级中阶,而是冷言冷语的冷笑起来。

    “我们乡下势力?哪个乡下势力一创建,就有如此可怕的功法的?哪个乡下势力,一创建就能够崛起这么快的?你们不懂,就别去揣测一个势力的背后根基到底有多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而且我们阴阳宗的交易,确实是给你们面子,信不信未来我们阴阳宗的交易权,你们抢都抢不到手?还有你们说我们卖的是强买强卖?简直岂有此理,你去问问看,我们阴阳宗哪里有强买强卖了?每一个势力看了我们的交易品,不都是欢天喜地吗?根本是我们给你们占到了便宜,居然想反咬一口!”

    阴阳宗这头的尊者级存在,一点都不肯承认错的,甚至连如此明显的强买强卖事件,都要洗白过来。

    连阴阳宗自己这头,都有些生物看不过去了,抱着眼睛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是自己家势力的强者,简直有点强词夺理。

    “你你你……”

    那位强者,果然是气的够呛,眼见阴阳宗的众人,每一个都冰冷无情的看着自己,他真的委屈了。

    “听闻你阴阳道的大师姐也来了,让这位朋友出来说话,我就不信了,阴阳道里面,居然连一个明事理,讲道理的都不存在了。”

    “谁叫我呀?”

    伴随这位半恒星级强者的言辞过后,一道很是幼小女孩子的声音传来。

    然后在这边众生物的注目下,一名个头小小的,眼看着就知道,顶多不过外星所言‘二十岁’的小外星人,从一艘战舰里,蹦蹦跳跳飞了出来。

    :。:

章节目录

重生之星空巨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步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跃并收藏重生之星空巨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