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被烧成灰烬的事情,成了修士们茶余饭后的谈论话题。

    关于此事的消息已经有了众多版本,每个版本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有人说许家得罪了筑基后期修士,整个家族的人被堵在宅院内,一把火全烧死了。

    还有人说是林家和韩家想霸占整个坊市,这两个家族联手将许家所有族人堵在宅院内,放火将其全部烧死。在大火中绝望的许家人为也报复林家和韩家,所以才破坏了家中的地火。并说申家的没落也是这两家背后使坏,等等。

    苍岳派修士来此查看后,将此事定性为“许家被人劫持”。而这本应该是最可靠、最重要的消息,反而淹没在了众多的小道消息中。

    许家炼制的法器在附近小有名气,虽然许家着火和坊市内地火熄灭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天,但每日仍有不少修士从外地赶来想购买法器或是打算自己租炼器师、炼丹室。

    许家突然出现意外,许家售卖法器的店铺自然关门大吉。来此坊市购买法器的修士为了不白跑一趟,只好将目光放在坊市内其他出售法器的店铺和摊位。

    坊市内其他出售法器的店铺和摊位生意瞬间火爆了不少,就连萧安也沾了不少光,没几天就将这三个月来炼器的法器销售一空。

    而一些自备材料打算炼器的散修自然也失望之极,其中有一些修土直接在坊市中摆摊出售自己收集的炼器材料。萧安还从这些散修手中凑够了几份炼制刀剑的材料,打算炼制些难度更高的刀、剑。

    此坊市就是靠出租炼丹室、炼器室和出售丹药、法器支撑起来的,如今只剩下丹药一项。来此坊市的修士有一半以上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一股戾气渐渐在坊市中聚集,当萧安离开坊市时,坊市中已经开始出现了打斗事件了。

    一个月后,萧安炼制完法器再次来到奇石坊市,令萧安感到惊奇的是,坊市竟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原来是韩、林两家及时采取了措施,不仅快速请苍岳派的阵法师来此修复地火,并低价推出一了批优质的丹药,算是变相弥补了这些修士的损失。

    今日萧安来的比较早,在最热闹的地段摆了一个小摊位,摊位的斜对面就是坊市中对外出租的炼器室。今日萧安携带的法器较少,只有一柄青纹剑和一柄细刀,都是上个月刚炼制出来的法器。

    此时天色尚早,对外出租的炼器室还没开始开门,一位穿着邋遢的修士正站在炼器室门外等待着。

    当萧安当摊位摆

    好后,那位穿着邋遢的修士看到这两件法器时,眼中闪过鄙夷的神情。也许是此人等的有些无聊了,径直向萧安的摊位走了过来。

    这位邋遢修士大大咧咧的拿起了细刀,在手中仔细的翻看着,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神情,但口中却说:“这刀做的马马虎虎,能赶上我学徒时的一半手艺吧。”

    这位邋遢修士还努力摆出一副“我是大师”的样子,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着萧安的反应。

    只是这位“大师”蹲在地上的样子像是一只活脱脱的大马猴,而且那种带着十足“山寨版大师”的形象,与萧安心中的大师相差甚远。

    看到萧安“有眼不识金镶玉”的样子,这位“大师”一下子就恼火了,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

    “你这柄仪刀炼制的太失败了,你看这刀柄过直、刀尖太平和刀身的弧度不匹配。你再看看这刀鞘,连个好看的装饰都没有,丑的要死。还有,这刀鞘是用的什么烂皮子!”

    这位“大师”重重的将细刀放回摊位上,先是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然后用手指着细刀大声说道。

    说完这位“大师”再次冷哼了一声,眼睛死死的盯着萧安,想看萧安的难堪。看到萧安脸上吃惊的神色,这位大师好像吃了个人参果似的,感觉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变得舒畅极了。

    “您好,这是一柄横刀,另外这个刀鞘是用接近引灵后期的蟒皮制作的。”萧安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位“大师”脸色变得通红,甩了一下袖子便灰溜溜的就向炼器室门口走去。

    这位邋遢修士刚回到炼器室门口,从旁边走来几位修士,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魁梧的壮汉。

    “癞大师,您来的挺早啊,这次炼制法器不会再失败了吧?”走在最前方的那位魁梧的壮汉一脸关切的问道。

    “王哥,小弟我这次肯定会成功。您就放心吧,这次绝对能给你一个惊喜!材料都是我提前处理好了,黄昏前就能炼制出来。”邋遢修士看到对方后,瞬间变得点头哈腰,并一溜小跑的来到魁梧壮汉面前,哪里还有刚才的高傲!

    看着这位修士的变化,萧安有些哭笑不得,这还真是一位奇葩修士。

    黄昏时分,萧安手中拿着一本关于炼器的书籍正看的津津有味,突然一声闷响将萧安吓了一跳。抬眼望去,只见一股黑烟从对面的炼器室中飘了出来。

    不一会儿,就见管理炼器室的修士将一个浑身漆黑的人推了出来。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千疮

    百孔”,且此人浑身上下均匀的沾了一层炭黑。

    “执事大哥,您就让我回去接着炼制法器吧,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出现炸炉了。”浑身漆黑的修士边说边给执事作揖,此人在说话时只有牙齿和眼白是白色的,显得尤为滑稽,正是早上在萧安摊位上嘚瑟的那位“大师”。

    “去、去、去!你这家伙一个月来了三次,三次都出现了炸炉,鬼才相信你的话呢!”

    炸炉一般是指修士在炼器炉内处理材料时,因为材料处理出问题导致材料在炼器炉中崩毁,这种现象轻则炉内材料全毁,重则会导致炼器炉受损。

    虽然这间炼器室内的鼎炉是最便宜、档次最低的那种,可也值上千块灵石,真要是损坏了一般散修还真赔不起。

    被执事推出来后,这位人形黑炭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此人晃了晃脑袋,突然向着萧安这边跑来。

    看到此人向自己这边跑来,吓了萧安一大跳。

    此人火急火燎的来到萧安这里,第一句话就是:“小兄弟,你摊位上的那把刀卖了没有?”

    语气间极为焦急,当看到摊位上还摆放着那柄横刀时,此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随即此人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层层包裹的布兜,打开后用手托着举到了萧安面前,“小兄弟,知道什么是“煞钢”么?我告诉你啊,这块煞钢比你这柄破刀值钱多了!我用这块“煞钢”换你的这件横刀法器怎么样?”

    “煞钢?”此人布兜已经打开,放着一表面乌蒙蒙的铁块,只有花生米大小。当萧安看到此人手中的物品时,就知道确实是煞钢。

    萧安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副自己用狼皮炼制的手套,拿起这一小块煞钢仔细的检查了起来。当萧安从中输入灵力后,一丝煞气从中溢出,当萧安不再向其中注入灵力时,这丝煞气又没入煞钢中。

    凭心而论,煞钢是一种难得的炼器材料,能极大的提升刀、剑的威力。此物的价格确实不便宜,可惜此人手中的煞钢体积太小,最多是添加到匕首中。

    这一小块的价格比萧安摊位上的横刀要稍低些,不过此物在本地很少出现,萧安正好可以拿来练手。

    “可以!”萧安想了一下,决定同意对方的交易。

    “我这块煞钢虽然小了些,但是质量上佳,你应该再搭些灵石。”对方见萧安同意后反而端起了架子。

    “癞大师?是你么?”还没等萧安说话,从远处传来一声大吼,正是上午的壮汉一伙人。

    (本章完)

章节目录

仰望青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蚂蚁有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有梦并收藏仰望青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