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都凝视着他的眼睛,并没有多说。

    倒是莫煌在旁边一脸怪异:“要离开?去哪?回苍灵大陆啊?诶,那算我一个呗,我还没见过苍灵大陆,虽然听说那地方贫瘠,也没什么趣味,但反正你要回去,也带我去见识见识呗。”

    青竹在旁边拧着他耳朵,把他甩到了后面。

    苍都没有马上答应,转过身去:“先随我来吧。”

    带着他们穿过长长的过道,来到后院,安排瑶裳他们暂做休息,然后单独招呼上叶凌宇,行向骨殿后方的一座象牙般的高塔。

    进了高塔,叶凌宇一眼望去就看见了无数的书架。

    那书架上,有的是记录信息的玉牌,有的是最古老的纸张书本。

    很多书本上纸页已经泛黄,字迹也已经模糊不清。

    神识感应出去,往上总共九十九层,而每一层都摆放了密集的书。这么大一座塔,摆放的全是藏书,如此众多,也不知凡几。

    “我的一些兴趣爱好而已。”苍都随口道,伸手轻轻一招,一本古书飞到他手里,他轻轻翻阅着纸张,声音平淡,“魔君大人是打算离开魔界?”

    叶凌宇讪讪的抓抓头:“苍都大人能换个称呼吗?魔君传承虽然在我身上,但我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魔君。”

    苍都淡淡一笑:“没有人天生就是王,这也是必然的。那我便叫你叶公子好了。”

    轻轻颔首,叶凌宇回之一笑:“事实上,我来到魔界也是被人所逼,虽然我也想在魔界多留一些时间,但……因为有些很重要的事还没做完,实在没办法安心待在这个地方。”

    苍都没有问是什么事,轻轻合上书页。

    叶凌宇继续说:“我也想过很多方法,但无一可行,实在没办法,眼下便想让苍都大人给我指一条出路。”

    听着叶凌宇的诉说,苍都微微点头:“传承在你之身,你是要去要留,这我也无权过问。不过从外面打开魔界之门易,从里面打开却千难万难。”

    叶凌宇连忙道:“从外面打开魔界之门我也想过,托瑶裳打探过,但一直没有进展。我之前听魔罗说过,魔界有些秘法,能够强行从内开启大门。”

    “原来如此,是魔罗告诉你的吗。只是可惜,有些方法他能使用,你却不行。”苍都回过头,语气极为平淡。

    叶凌宇微微一惊,脑袋顿时有些微沉,如果不能离开魔界,难不成要他等到下一次万年轮回?那起码是四五千年之后。

    自己四五千年后再回苍灵大陆,到时候熟悉的人都已经入土,自己回去给他们祭拜不成?

    开什么玩笑,什么叫做魔罗能动用的方法,自己动用不了?

    “为何不行?”他有些不甘的问。

    如果苍都都没有方法,那岂不是要断

    绝他所有回去的希望了?

    苍都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圆盘,圆盘暗红色,似玉非玉。

    “这是何物?”叶凌宇问。

    “天业宝轮。”苍都说,“天业宝轮乃是天道所生之物,生于魔界大门之下。因为诞于魔界,沾染了魔界的气息。这是唯一能够从内部打开魔界之门的东西,不过前提是天阶八层以上的强者以自己的修为献祭。”

    叶凌宇猛地一惊,魔罗就是天阶八层的强者,但是因为到苍灵大陆的关系,修为只剩天阶两层,而且按照他的说法,在他回到魔界之前,修为不能恢复。

    苍都一手托着天业宝轮:“魔罗当初为了前往苍灵大陆寻回魔君传承,在我这里得知了开启魔界之门的方法,他将大部分修为都留在了天业宝轮上,才得以开启一次大门。在他回到魔界,重新从天业宝轮上取回修为之前,修为再不能寸进。而且动用这个方法,能够穿越魔界之门的只能是将修为留在天业宝轮上的人。我之所以说你无法做到,就是因为你自身并无此修为。”

    叶凌宇暗暗咬紧牙关,天阶八层才能动用,自己现在才地阶九层,要动用天业宝轮不知何年何月去了。

    别说他,现在整个魔界能动用这东西的,除了苍都就只有霸坤而已。

    难不成真的只能指望有人能从外面打开魔界之门?

    稍微平复了心情之后:“难不成没有别的办法了?”

    苍都摇摇头。

    收好天业宝轮,将手中的书也放回书架上:“我不会骗你,也没有骗你的必要,至少在我这里,没有能让你离开的方法。不过你也不用太心急,至少有件事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在最近的十几年,确实有人族进出过魔界。既然他们能从外面打开魔界之门,就表明你还是有回去的希望,至于要怎么利用他们,这办法就由你自己去想了。”

    闻言,叶凌宇动荡的心绪这才平静一点。

    “感谢苍都大人告知。”他微微拱手。

    “无妨。你是魔君传人,我对你也极为看好,能帮到你的地方,我会尽我所能。”苍都声音依旧嘶哑,身上的袍子抖了抖,“既然你来了我骨殿,便随便逛逛吧。骨殿向来清幽,难得有这么热闹的时候。”

    叶凌宇翘了翘嘴角,觉得苍都出乎意料的平易近人。既不像芊影那样时刻冷着个脸,也不像瑶裳这样好像随时不怀好意。

    那种平静,仿若与世无争,好像智者,或者贤者一般。

    叶凌宇随便在书架间走了走,拿出一本书,结果翻开后全是看不懂的文字:“这些都是古魔文?”

    苍都徐徐走来:“魔族有自己的历史,也有自己的文明,现在使用的文字和苍灵大陆相同,这也是

    上一次万年轮回之后才盛行起来的。很久以前,魔族也有自己的文字,在魔族的历史中,总共有过十四种文字,这便是其中一种。”

    叶凌宇感慨一声,随手翻阅着:“苍都大人应该是魔族中资历最老的吧。”

    苍都笑了笑:“也可以这么说。”

    “那这么说来,您经历过应该不止一次万年轮回了吧。”

    “万年轮回?哈哈,那种事早就记不清了,几万次,几十万次,还是几百万次,太久太久了,早就记不清了。”

    叶凌宇手上抖了一下,徐徐回过头。开玩笑了吧,他只听说苍都资历老,谁能想到他老到这种程度。万年轮回,顾名思义就是万年一次,他经历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次,那他活了多久了?几亿年?几十亿年?甚至更长?活那么久,已经相当于永生了吧。

    凡人哪怕修炼到天阶,寿命也最多用万年来计数,这老东西寿命用亿年来计数,什么概念。

    苍都继续道:“骨魔寿命极长,是魔界中最为长寿的一个种族,如果用你们的理解来说,只要灵魂不灭,大概就可以称之为永生不死了吧。我诞生在久远的过去,在我诞生的时候,整个魔界还没有多少生灵,谁能想到能成为如今这样的繁华。”

    果然是永生不死,叶凌宇腹诽。如果真是这样,只要灵魂不灭,骨魔就能永远存在,那岂不是说苍都也是如此,可是一个天阶九层的强者灵魂,谁能灭的掉。他从魔界诞生之初就存在了,那搞不好这么下去能活到魔界毁灭的那一天。

    “不过有个问题。”苍都话锋一转,“那就是骨魔数量太过稀少,如今整个魔界,骨魔也不过万余。毕竟骨魔想要繁衍后代太过艰难。我也是为此事操了不少心啊。”

    叶凌宇心说,你这何止是繁衍困难,骨魔这样子,应该连那啥都没有吧。连那啥都做不到,不能那啥,他怎么繁衍?

    苍都轻咳了两声:“骨魔确实不能那啥,但骨魔能够灵魂相融,以此诞生后代,只是相当困难就是了。”

    叶凌宇一怔,连忙捂嘴,这老东西,居然连读心术都会。

    “苍都大人这样的存在,拥有最老的资历,几乎永生不灭,您为什么不成为魔君。”叶凌宇岔开话题,“您若是想成为魔君,魔君之位应该早就属于你了吧。”

    苍都嘶哑地笑着:“旁人是魔君又如何,我是魔君又如何。我见过太多的魔君了,每一任魔君从我眼前所过,高矮胖瘦,善恶忠奸,不过都是虚妄罢了。反而见证他们的一生,我倒乐在其中。”

    他说得坦然自得,不过这也跟他的过往有关,活过数百亿年,早已看淡一切。他不是魔界的魔君,但却是魔界的见证者,也是维系这个界面平衡的

    掌律者。

    想来就算是天道魔君在他眼中,恐怕也只是个小屁孩罢了。

    说了这么多,叶凌宇才知道在魔界中隐藏了这样的怪物。不,以他这样的存在,已经连“怪物”这样的词都不足以来形容他了吧。

    也不知道这样的存在和天机老人孰优孰劣。

    正巧想到这些,叶凌宇连忙问:“苍都大人可认得天机老人?”

    苍都浑身突然微微一抖,眼眶中的紫火微微颤动:“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传言,传言天道其实也是由人所创。”

    “这话什么意思?”

    “最初混沌之间,万物都是虚无,有第一个生灵诞生,而这生灵演化出了天道,让万千生灵在其中繁衍昌盛。可是那些渺小的生灵却不知道,他们所生活的世界,只相当于是某人的肚子。”

    叶凌宇陡然一惊,虽然听不太懂,但总觉得很厉害。

    “天机老人我见过,可他是怎样的存在,我却不得而知。我是第一只骨魔,在我诞生的那一刻,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天机老人。”

    “苍都大人的意思是说,天机老人存在的时间比您还要长远?”

    “你可以这么理解,兴许,我便是天机老人用其小指上的一节指骨,点化而来的呢。”苍都淡淡笑着,已经转身走向它处。

    他用了“兴许”这样不确定的词,也许,他自己亲眼见到过什么,又或者在他诞生之初,曾有某段记忆保存在了他的脑海。

    可是这些,叶凌宇都已经不得而知。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求魔问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苍原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原狼并收藏求魔问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