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在乌鸦表示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时,槐诗第一时间就端起斧头和大刀,逼着她把这个大胆的想法收了回去。

    接下来就是槐诗一直努力的方向,山鬼的正统进阶——少司命。

    有了山鬼在前面铺垫,这一次槐诗已经懒得掀桌了:在传说中,少司命特么的也是女的啊!

    而且经过考据之后,槐诗发现这岂止是女神,浅一点来说是稚子的守护神,往深一点挖掘,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位生育女神!

    “我就不问为什么你要我去进阶做一个送子观音了。”槐诗在马上叹息:“但这种历史悠久、位格高远的神明,怎么想都不可能是三阶吧?”

    在槐诗所知晓的所有圣痕中,一切具有神性的圣痕,尽数都是四阶往上的!

    就算不提三阶和四阶之间的天渊之隔,一个怎么看都是正统的神灵为什么会沦落到只有三阶的程度?

    “你又无视了一件事,那就是圣痕是圣痕,神明是神明。”

    乌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它只是源自少司命才会被如此称呼而已,并非少司命本身,况且,少司命所代表的也不是生育那么简单。你说你小伙汁血气方刚的,能不能早点找个女朋友,少在这种地方胡思乱想?”

    “你别给我打岔!”

    槐诗一眼看破了她东拉西扯的目的:“继续说,少司命。”

    “好吧。”乌鸦叹息:“自古以来,不论西方还是东方,哪个地区,哪个谱系,哪一个源典里,和生命有关的领域中所对应的代表多半都是女性,这你能明白吧?

    就好像蛇代表升华,月亮代表灵魂那样。

    这是你在学炼金术时就应该建立的对应关系,不要让我给你补课了。”

    “你要说女性只是一个象征?”

    “不止。”

    乌鸦淡淡地说道:“少司命这一圣痕所代表的并不是所谓的生育,而是生命的诞生,你不要把两者搞混。

    而稚子的守护神,反过来,你也可以理解为……神之稚子。“

    “……什么意思?”槐诗愣了半天。

    “不少地方有孩子可以看到神灵、孩子的眼睛可以看到成年人看不到的东西之类的说法吧?”乌鸦慢悠悠地说道:“绝对纯粹的源质在某一方面和神明的本质是相通的,槐诗。

    这一具圣痕叫做少司命的原因,除了本身和生命领域的关联之外,就在于它在最低限度中抵达了只有四阶圣痕才能够抵达的纯粹领域。”

    槐诗愣了半天,喜出望外:“也就是说,我进阶少司命的话,可以得到部分神明特质?”

    “做你的美梦。”

    乌鸦嗤笑:“你得到的那点东西和真正的神明相比,连一个细胞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只有一条支原体的程度而已,你最好不要想太多,它所占的比重太过渺小了,无法给你带来任何的好处。

    可最重要的往往不是多寡,是有和无的区别,你懂么?”

    槐诗思索片刻,隐约有了领会。

    在有的时候,哪怕是0和0.000001的差别,也是宛如天渊一般地庞大差距……

    “这就是我建议你好好考虑一下这一条进阶的原因。”

    乌鸦说:“虽然届时你的战斗力不会有像‘湘君’那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选择这一个进阶的话,你踏入第四阶段的时候就不会像是其他的升华者那样卡得那么困难,懂么?”

    “远大前程,对吧?”

    槐诗叹息:“昨天晚上刚刚还有人跟我说过。”

    “不止如此。”

    乌鸦说,“进阶第四阶所需要的不止是天时地利和自身的底蕴,还需要灵魂的蜕变,届时你的灵魂将会彻底和圣痕融合为一,无分彼此,完成彻底的质变。

    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少司命的圣痕是与你的‘圈禁之手’最为契合的圣痕之一,你不会在这一关有任何麻烦。”

    槐诗疑惑。

    圈禁之手和少司命契合?

    一个是金属与源质之间的转化,一个是生命的诞生和蜕变,哪里有契合的地方么?

    “现在说这些没用,到时候你自己就懂了。”

    乌鸦在书页上摇了摇头:“最后一点,少司命这一条进阶,是天国谱系中除了黄昏之路以外,最适合尼伯龙根之戒的圣痕。”

    “适合造工具人吗?”

    槐诗不解:“感觉没什么大用啊……啊,我是说送去自爆还是蛮强的,但其他的时候感觉一般般的样子,难道还有升级解锁新功能的设定吗?”

    “……”

    乌鸦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得,这东西落进你手里,算是砸了。”

    这傻仔就没想过,自己是山鬼的时候,可以培养出三个阴魂,而当自己变成少司命的时候,除了军团的数量从三个升到五个之外,还能够把阴魂也升级成山鬼,然后再让每一个山鬼带上三个阴魂!

    而等他再进入四阶的时候,将尼伯龙根之戒补全升级,直属军团的数量从五个会增加到十个,而十个山鬼再进阶为少司命,同时各自带五个山鬼,山鬼再……

    当年黄昏之路号称天国谱系最赖皮的升华之路,靠得就是这种氪金氪来的人海战术好么!

    你便宜赚大了!

    乌鸦不愿意多说,槐诗也没再继续追问。

    在知道少司命不会把自己变成女人之后,他心里就落下了一块大石,旋即又开始操心进阶所需要的材料。

    不止是转化秘仪所要用到的各种深渊奇物和边境遗物,还有一长串让槐诗钱包抽搐的列表和一堆待办事项。

    这一次,乌鸦表示: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傻仔,要学着自己去给自己操办进阶了。

    除了到时候的秘仪主持之外,她其他的万事不管。

    而这一大堆东西想要完整地操办下来,要么槐诗专门去花三年去跑断腿收集各种东西,要么就准备好一个‘小意思’,来花钱把问题解决了。

    花钱是不可能花钱的,槐诗只能捂紧了钱包做好现境、边境和各个地狱里跑断腿的准备。

    但部分材料依旧需要运气,还有更多的东西完全让人摸不到头脑。

    就比方说,最困难的几个前置条件中的第一个……

    “生命的诞生是什么鬼啊?”槐诗问。

    “就是创造一个生命啊!字面的意思都看不懂吗!”乌鸦反问:“你都这么大了,连怎么生孩子都不知道吗?

    啊,那我从头给你讲好了——槐诗呀,其实小BABY不是送子仙鹤送来的,是需要……”

    “充话费才能送么?”

    槐诗冷声打断了她的话,斜眼质问:“是谁前两天还在说不要404的?为什么到了自己就开车开得这么溜啊!”

    “我这不是想给你解说一下么?”

    “那你倒是解释一下,究竟什么鬼圣痕的前提条件是要我去生个孩子啊!”

    槐诗抓狂:“况且我特么才十七岁啊大姐,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就算到了我也没有女朋友啊!就算有女朋友我也没必要因为这个去生孩子吧!”

    乌鸦思索片刻,诚恳建议:“你到时候也可以做了不认啊!”

    “……”

    “反正你只需要感悟一个生命成长的过程,要是嫌麻烦的话,你大可以再干脆一些,拔X无情,下手把她们母子俩都咔嚓了……”

    “你可够了吧!”槐诗怒视着扉页上的乌鸦:“我就盼着我去做始乱终弃的渣男是吧!”

    “呐,创造生命的方式就那么多,自己去生个孩子是其中最简单的一个。”

    乌鸦无奈地耸肩,一副我给过你建议你不用的无奈样子:“当然,其他的方法是有的,只不过没有这个简单快捷而已,大不了你慢慢找咯,反正着急的不是我……”

    “……我好难啊。”

    少年仰天长叹,无奈地呼声延绵不绝。

    白马翻了个白眼,忽然有一种尥蹶子的冲动。

    万幸的是,当槐诗开始在白马忍受的极限反复横跳的时候,地方终于到了。

    邪马台艺术会馆。

    根据主厨渡边所说,属于诸多古典音乐会馆中年代较为久远的一座,和外界的往来也比较频繁,倘若寻求沟通的话,去那里定然不会失望而归。

    就在槐诗端详着面前这落在大门之后的幽静建筑,却听到大门轰然开启的声音,在门后,一具身着礼服的骷髅磕磕绊绊地走上前来,向着槐诗抚胸行礼。

    “久候多时,槐诗先生。”

    槐诗挑起眉头:“你认识我?”

    骷髅的下巴开阖,嘎巴嘎巴地发出声音:“虽然未曾得见,但近日以来您的英姿已经传遍了邪马台。

    在和总会的再三确认之后,我才敢相信时隔六百年之后,竟然又有一位尊贵的灾厄乐师驾临了这一座不值一提的城市,从那时在下便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恭迎阁下的到来。”

    在骷髅的身后,沉寂的建筑瞬间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光芒之中,一重重古老的大门打开,显露出一尘不染的华丽大厅,无数烛火瞬间亮起,照出了令人眼花的繁复装饰。

    “请进,槐诗先生。”骷髅热情地在前面引路,“快请进,没想到能够在我职业生涯的最后,招待到一位如此尊贵的客人。”

    “……”

    槐诗,目瞪口呆。

    我原来在地狱这么吃香的吗?

    :。:

章节目录

天启预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并收藏天启预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