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谷未来后面睡得都很不错,累女似乎没有打算继续侵入梦境的打算,一个晚上也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

    “周五金曜日啊。”

    北川寺将目光从手机日历上面挪开,细细地思考着。

    今天已是周五。

    本来他是打算在周六周日等到渡边小百合做完准备后再去考虑将她灵体重新输入她体内的。

    但由于累女这一威胁突然出现,北川寺也不得不将时间提前,改为今天下午。

    听神驻莳绘说,在重新回到自己身体中之前,灵体最好还是前去沟通肉体比较稳妥。

    毕竟在灵体脱体的这段时间中,身体里面也可能不知不觉中依附了一些不洁之物。

    沟通肉体也更有利于灵体重新掌握自己的身体。

    由于渡边小百合现在人还躺在医院当中,因此北川寺也没有犹豫,干脆地让中嶋実花带渡边小百合先去医院去做那什么‘灵魂与肉体之间的沟通’。

    就在刚刚,他还给中嶋実花打了电话,得知她人已经在医院,并且渡边小百合还在按照神驻莳绘的话去做的时候,北川寺也就稍微宽了些心。

    而另一边,神谷未来则是给中野洋子打了电话,得知对方昨天并没有做什么噩梦后,才算勉强放下心来。

    毕竟对方现在也算是与她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要是中野洋子就这样死亡,对她来说也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可仔细想来这可能也是因为累女的能力也是有范畴的,一次只能侵入一个人的梦境。

    先是试探了北川寺,发现没有什么用后只能无奈退去,再去找神谷未来的麻烦。

    但让累女没想到的是,神谷未来竟然也没有在她的能力下出什么事

    既然在他们两个身上连连碰壁,那么接下来对方会选取的目标就显而易见了

    中野洋子。

    可是昨晚中野洋子并没有做噩梦,这也就说明,可能在北川寺的一顿简单的教训后,累女灵体受创,暂时要修养一会儿。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不能一次入侵好几次别人的梦境。

    但这个可能性不大。

    毕竟北川寺可是接连被累女侵入两次,只不过对方最后都无功而返了而已。

    而正当他思考着的时候,神驻莳绘结结巴巴的声音响起。

    “贵报社的记者乘火车回到报社?”

    她还在孜孜不倦地练习着绕口令。

    听说她昨晚还一直看着神谷未来,根本就没有睡觉。

    虽说灵体不用睡觉休息,但北川寺也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有种压榨员工的嫌疑。

    但当北川寺说出希望她休息一会儿的话后,神驻莳绘则是语气恼怒地回答:“我、我只是想还你智能手机还有绕口令的人情而已!”

    智能手机和绕口令?

    见她一脸受到侮辱的样子,北川寺嘴巴动了动,也是不再劝阻神驻莳绘了。

    既然对方想通过这种方式报恩,那他也没有必要去扫对方兴致。

    特别是在这种丝毫马虎不得的关键时期,神驻莳绘能有这样的觉悟,其实也是极好的。

    有她这种认真的态度,神谷未来就算在床上有所动静,想必也会化险为夷。

    这并不是说西九条可怜态度不端正,而是说西九条可怜一个小孩子盯着,总归还是不太靠谱的。有神驻莳绘这种女生在,也足以让人安心了。

    而鉴于神驻莳绘这种心态,北川寺也是想着是不是应该给她买一台不错的、自带感应笔的智能手机。

    不过那都已经是后话了。

    等到渡边小百合与累女还有北川御神会那边的事情彻底解决后,北川寺才打算去给她买手机。

    北川寺收回目光,转而看向门外。

    还好,老师还没来上课。

    自从上一次考了全年级第二名后,北川寺也开始频频受到老师们的关注。

    很多老师都喜欢在上课的时候突然把他点起来答题,一副十分看重他的样子。

    只不过北川寺并不喜欢出这种毫无意义的风头。

    他收回目光,心中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北川寺是打算下午解决渡边小百合的问题,然后周六再去一趟御茶洗中学。

    因为那边是事发地点,而且根据神驻莳绘的解释,日下部春的尸体很可能就被土屋元埋藏在某个角落

    一想到这里,北川寺就禁不住再次回头问道:“未来,关于你们在哪个房间做四角招魂游戏的你真的完全忘记了吗?”

    他倒是希望神谷未来能够想起来具体是那个地点,这样就省了他不少的事情了。

    神谷未来摇摇头,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寺君,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她一边说,一边从桌洞中取出一本厚实的毕业相册:“这是我们那届的毕业相册,我翻出来就是想让自己回忆起什么但是都失败了。”

    这也是当然的。

    累女并不是一般的傻瓜怨灵。

    她当然知道尸体隐藏之处对她有多么重要。

    将神谷未来脑中关于四角招魂游戏具体地点抹除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而且最近御茶洗中学还进行了扩建。相貌大不相同,要再去找的话,估计也得花费一番功夫了。”

    神谷未来摇头。

    他们三年前玩游戏的地点现在很有可能现在已经化作荒地废墟。

    “是吗?”北川寺思索着点了点头。

    现在暂时能确认的是,日下部春的尸体应该就隐藏在御茶洗中学其中的某处。

    但御茶洗中学由于分为国中、高中,面积也要比一般私立高中要大许多。

    要从其中找到对方的尸体除非是她的尸体还残留着明显的怨念,北川寺能够看见那些怨念,借此去寻找

    北川寺忍不住思考起岗野良子给他的资料。

    日下部春于2014年7月21日失踪,直到2014年8月30日整件案子结束

    仅仅靠着目前的情报,真能找到她的尸体吗?

    有没有被碎尸的可能性呢?

    累女虽说不强,但她的威胁却无时不在,让人禁不住地提起戒心。

    “还是得问问良子关于审讯土屋元的细节啊”

    北川寺喃喃自语了一声

    下午北川寺与神谷未来从京北高中离开,前往渡边小百合所居住的医院。

    说实话,北川寺对这个医院的熟悉程度,都已经快超过对京北高中熟悉的程度了。

    毕竟他三天两头就要过来爬一次八楼,去修复渡边小百合的身体。

    所以很多连医院工作人员都不知道的细节,北川寺却一清二楚。

    就在前些日子,渡边小百合的身体情况在北川寺的暗中治疗下逐渐转危为安被转移到普通看护病房后,北川寺也终于不用爬楼,直接进入病房中治疗就可以了。

    “北川!”

    北川寺带着神谷未来一来到渡边小百合所处的楼层,就听见中嶋実花对他打了一声招呼。

    她的脸上戴着大口罩圆帽,还架着大墨镜,看上去一副可疑人员的模样。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中嶋実花在各大论坛与粉丝应援会中的人气根本不见减弱,那怕最近不怎么进行偶像活动,也坚挺地保持着人气。

    上一次她就在这里招惹起骚动,吃过那次亏后,中嶋実花就再也不敢用自己的本来面貌出门了。

    “嗯。”北川寺点头,与神谷未来走了过来。

    他没有急着寒暄,反而是先问了一句:“情况如何?”

    “小百合自行尝试了,可是实际效果不太大”中嶋実花嘴巴张了张,大眼睛藏在墨镜之后扑闪着光彩,疑问一句:“北川,你确定你有把握吗?”

    面对她这样的疑问,北川寺的语气没有丝毫磕碰,冷静地回答道:“我没有把握,况且这种事情你也不能问我究竟有没有把握。”

    没有把握?

    不应该问北川寺有没有把握?

    中嶋実花心里面一揪,她下意识地抓了抓脑袋,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那北川你的意思是?”

    “你得看她的,这一次我过来也只是打下手。”

    北川寺实诚地从神谷未来那边取出神乐铃,表情平淡地回答。

    不错,这一次的主力是需要重新构筑出引魂花的神驻莳绘,而不是他北川寺。

    他充其量修复渡边小百合的身体,灵体这个方面,他暂时还是一窍不通。

    “什么嘛”听了北川寺话后,中嶋実花松了一口气。

    她是知道神驻莳绘的存在的。

    毕竟接下来要进行的归还灵体的操作都是要靠神驻莳绘去完成,北川寺是不可能不把神驻莳绘存在的这件事告诉她的。

    北川寺话语中的意思也很简单,他就是想说自己是过来打下手的。

    但同样,北川寺这种说话态度也容易让人误解。

    毕竟他们之中最有能力的人开口就是没有把握,谁心里会有底气呢?

    “不要吓我啊北川,算了你们先进来吧。”中嶋実花埋怨了一句,接着又将北川寺与神谷未来拉入房间中。

    “那就是渡边小姐?”神谷未来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用绷带缠绕着半边脑袋的渡边小百合,神色好奇。

    她在过来之前,北川寺就已经将渡边小百合的事情全部告诉她了,神谷未来也对这个乐天到极点的女青年十分感兴趣。

    “嗯。”北川寺应了一声,同时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四周:“她其实就在你周围,不过由于善念过于微弱,因此无法具现化出实体不过那也无所谓。只要接下来将她重新送入她的身体中,你就可以与活着的她交谈了。”

    “是吗?”神谷未来神情有点激动。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见这么厉害的词语。

    对于她来说,这无异于一些日本神话中‘将死者从死者之国中拉回’的故事。

    而北川寺现在已经有这种能力了!

    这怎么不让神谷未来高兴和兴奋呢?

    那可是寺君呀!

    寺君当然是越厉害越好!

    她这副目光流转的样子自然被北川寺捕捉到了。

    北川寺一边解下神乐铃捆绑着在铃杆处的结绳,一边回答道:“都说了,我并不具备那种能力,这次主要还是要靠着神驻的能力。”

    神谷未来却根本不管不顾。

    不管北川寺说什么,她都觉得是对方在谦虚。

    神驻莳绘不过就是个工具鬼,她的能力当然是北川寺的能力!

    神谷未来就是这么想的。

    虽然不好意思说出来,可她就是这么觉得的。

    北川寺不发一语。

    被别人高看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代表着你必须要承担起对方高看你的压力。可是北川寺对这种过分高看自己的言论又没多少办法

    因为神谷未来最近的思维已经有些靠近北川绘里了。

    那种动辄就是‘我寺哥,天下无敌啊’的样子,让北川寺也有些吃不太消。

    可在纠正数次后都失败准确的说,是北川寺不管怎么威逼利诱,北川绘里都死死咬着‘寺哥天下无敌’这个话题不放的情况下,北川寺也就放弃了,也只能被动接受她的吹捧。

    现在的神谷未来就有像北川绘里那边发展的趋势。

    不过还好,她没有北川绘里那么严重,只要花上点时间,北川寺觉得他应该还是可以纠正对方这种想法的。

    抱着这种想法,北川寺看向神乐铃。

    神乐铃之中,神驻莳绘已经一闪而出。

    但她并没有实体化,只是保持着虚幻的形态对着北川寺点头示意。

    这里好歹是医院,她不可能凭空具现化。

    毕竟要是她的身影被一些监控录下来,那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对北川寺点头示意结束后,神驻莳绘看着面前漂浮着的渡边小百合。

    从刚才北川寺她们交谈时,这个小女生就已经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位穿着传统红白巫女长袍的女生才是解决自己进入身体问题的救星。

    面对这种救星,渡边小百合也是丝毫不吝惜自己的笑脸。

    “等会儿我、我会再次构筑出引魂花的状态,你通过我为你搭连的桥梁进入你的身体之中。明白了吗?”神驻莳绘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呃?”渡边小百合张了张嘴。

    引魂花状态?

    搭连桥梁?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她有些迷糊。

    而看着渡边小百合这副模样,神驻莳绘也是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北川寺,接着又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她记得自己已经让北川寺告诉渡边小百合具体步骤了啊。

    怎么她还是一副咸蛋的样子,根本就不知道干什么啊?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和风遇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和风遇月并收藏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最新章节